诗句网
诗句网

5首唯美的爱情诗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诗句网200

  原标题:5首唯美的爱情诗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爱情,始终是人间最牵动人心的情感之一。

  为了爱,我们可以跨越千山万水,厮守沧海桑田;为了爱,我们无怨无悔,哪怕遍体鳞伤也不言弃。爱情,是人间至美的情感,而诗词是最美的文字,两者的结合唯美得让人心醉。

  1、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离思五首·其四》唐·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不仅是诗人也是唐朝的大臣,与白居易齐名,并互有深厚的友情,世称“元白”。

  元稹所在的时代是中国诗歌由唐音逐渐向宋调转变的时期,由他领导、倡议或参与了“新乐府运动”、“元和体”、“古文运动”等多项文学活动,为诗歌的发展和演变做出了重要贡献。

  《离思五首·其四》为元稹在元和五年(810年)所作。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其中的经典名句,经常为人们所引用。意为曾经见过了沧海,再看别处的江河湖海也就不屑一顾了,因为有了巫山的彩云,其它的云也就再不能入眼。比喻除了自己的爱人,其它的女子再也不能让自己动心,表达了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也体现了相爱之人感情的深厚和坚固。

  


  2、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纤云弄巧》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是北宋婉约派词人,他擅长营造词的表象意境,将外露之景与内在之情融为一体,表达的情感细腻幽婉、情深意切、韵味含蓄而回味无穷,文字则清新典雅、自然工巧,极具感染力,使他的词既有艺术美感又有抒情的深度,意境悠远,被尊为一代词宗。

  《鹊桥仙·纤云弄巧》以牛郎织女、鹊桥的传说来抒发男女之情,角度说不上新颖,但胜在用词精巧,将银河星辰的梦幻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如爱情之美。

  结尾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是立意深远,表达了正确的爱情观:如果我们追求长久的情意,那么又何必贪恋短暂的朝夕相伴呢?这两句提升了词的深度,不再单单是进行辞藻表面的堆砌,“为赋新词强说愁”了,体现了情意的深沉,因此成了爱情的颂歌被人们传唱至今。

  


  3、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无题》唐·李商隐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李商隐是晚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和杜牧一起被称为“小李杜”(大李杜即李白和杜甫)。在晚唐时期,唐诗的魅力已经逐渐式微,优秀的作品越来越少,但李商隐却凭借个人超凡之力让唐诗再一次绽放了璀璨的光芒。

  这一首《无题》是李商隐的代表作品之一,其中的“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更是传颂千年的名句,喻意恋爱中的男女心心相印,如今也多用于比喻彼此的心思能心领神会。

  “身无彩凤双飞翼”表达了相思之苦,恨自己的身上没有像彩凤一样的一双翅膀,可以飞到爱人的身边。

  “心有灵犀一点通”寓意彼此的心意如有灵异的犀牛角一样,息息相通,体现了爱人之间的相知和默契。

  


  4、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是北宋词人,苏轼的门人之一,元祐文人集团的成员,也正因为这一层关系,在元符二年(1099),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不可以任京官,于是被停职,三年后又才步入仕途。他曾评议柳永和张先的词有不足,也曾与秦观、黄庭坚、贺铸等人互赠歌词,但他的成就相较几人还是要稍逊一筹。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是李之仪的代表作,遣词造句颇具古风,文字通俗却又在有意无意间以巧妙的结构和组合使其脱俗高雅,意韵悠远。整首词以悠悠江水寄托了对爱人的相思之情,时间和空间杂糅一体,情感的表露缠绵徘徊、深婉而含蓄。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是其中的点睛之笔,前文无限铺陈,感情不断的积蓄,终于喷薄而出,希望对方的心也如自己的心一样,共生爱慕,自己定不会辜负那一份爱意。

  


  5、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摸鱼儿·雁丘词》金·元好问

  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元好问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其词为金代之首,几可与两宋的词作名家相比肩,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出自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他因去并州赴试,在路上遇到一个捕雁者:“先捕获一只大雁,杀死后,同行的另一只雁悲鸣不去,最后竟撞地而亡。”

  元好问买下了这对大雁,将它们安葬在汾水之上,并垒起石堆,名为“雁丘”,并作词来歌颂大雁的不离不弃,以殉情的大雁来讴歌爱情的忠贞,至死不渝。

  首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如今已经成了随处可见对爱情这一永恒主题的拷问,因爱而伤者问之、因爱而苦者问之、因爱而幸福者亦问之。

  这个问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索,爱情,当真是不知为何物,让我们无怨无悔、生死相许!


标签: 爱情诗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
选择打赏方式:

打赏

打赏

打赏

多少都是心意,感谢支持!

×
选择分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