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绿低窗暗古诗110句

诗句网 39 0

槐绿低窗暗古诗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古诗词

  古诗原文

  槐绿低窗暗,榴红照眼明。玉人邀我少留行。无奈一帆烟雨、画船轻。

  柳叶随歌皱,梨花与泪倾。别时不似见时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译文翻译

  浓绿的槐叶低向明窗室中有些发暗,艳红的石榴花盛开光彩耀眼明。美人邀我稍作停留不必远行。无奈行期已到烟雨迷漾中画船扬帆轻轻。

  只见她柳眉伴着离歌紧皱,梨花面容有泪流倾。离别的.情景确实不像初见时的欢乐之情。今夜月光明照的江上我在船中酒醉刚刚清醒。

  注释解释

  玉人:美人,指歌女。少,稍。

  柳叶:指美女之眉,眉似柳叶,故称。

  梨花:指美女面似梨花之娇美。

  创作背景

  这首词黄庭坚词作属别具一格之作。该词以柳叶和梨花来比喻伊人的双眉和脸庞,以“皱”眉和“倾”泪刻画伊人伤离的形象,通俗而又贴切。

  诗文赏析

  该词写离别。上片写行客即将乘舟出发,正与伊人依依话别。作者先从写景人手,这时正当初夏,窗前槐树绿叶繁茂,所以室内显得昏暗,而室外榴花竞放,红艳似火,耀人双眼,这与室内气氛恰好形成强烈对比,两人此刻的心情没有明说,却以室内黯淡的气氛来曲折地反映。

  离别在即,难舍难分,“玉人邀我少留行”,不仅是伊人在挽留,行客自己也是迟迟不愿离开。“无奈”两字一转,写出事与愿违,出发时间已到,不能迟留。接着绘出江上烟雨凄迷,轻舟挂帆待发,两人无限凄楚的别情就在这诗情画意的描述中宛转流露。

  该词系双调,下片格式与上片相同。“柳叶”两句,承上片“无奈”而来,由于舟行在即,不能少留,而两人情意缠绵,难舍难分,真是“悲莫悲兮生别离”。“柳叶”两句,写临行饯别时伊人蹙眉而歌,泪如雨倾。这里运用比喻,以柳叶喻双眉,梨花喻脸庞。“别时”句又一转,由眼前凄凄惨惨的离别场面回想到当初相见时的欢乐情景,但往事不堪回首,只能使临行时的心情更加沉重。

  末句略同柳永“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词人悬想半夜酒醒,唯见月色皓洁,江水悠悠,无限离恨,尽在不言之中,如此写法颇具蕴藉含蓄之致。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黄庭坚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是黄庭坚创作的一首别具一格之作,运用了鲜明的色彩词语,烘托渲染话别者的心情。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   槐绿低窗暗,榴红照眼明。玉人邀我少留行。无奈一帆烟雨、画船轻。   柳叶随歌皱,梨花与泪倾。别时不似见时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赏析

  这首词写别情,是作者少有的不用典故的作品之一。上片写行客即将乘舟出发,正与伊人依依话别。这时正当初夏,窗前槐树绿叶繁茂,室外榴花竞放,红艳似火,耀人双眼,这与室内昏暗的气氛恰好形成强烈对比。室内黯淡的气氛来曲折地反映话别者的心情。

  “玉人邀我少留行”,不仅是伊人挽留,行客自己也是迟迟不愿离开。“无奈”两字一转,写出事与愿违,出发时间已到,不能迟留。接着绘出江上烟雨凄迷,轻舟挂帆待发,在诗情画意的.描述中宛转流露出两人无限凄楚的别情。“柳叶”两句,承上片“无奈”而来,由于舟行在即,不能少留,而两人情意缠绵,难舍难分。这两句,写临行饯别时伊人蹙眉而歌,泪如雨倾。这里运用比喻,以柳叶喻双眉,梨花喻脸庞。“别时”句又一转,由眼前凄凄惨惨的离别场面回想到当初相见时的欢乐情景,心情更加沉重。末句宕开,略去登舟以后借酒遣怀的描写,只说半夜酒醒,唯见月色皓洁,江水悠悠,无限离恨,尽不言之中。

  这首词黄庭坚词作属别具一格之作。如“柳叶”两句,以柳叶和梨花来比喻伊人的双眉和脸庞,以“皱”眉和“倾”泪刻画伊人伤离的形象,通俗而又贴切。“槐绿”两句,例用对句,做到了对偶工整、色泽鲜艳;槐叶浓绿,榴花火红,“窗暗”、“眼明”用来渲染叶之绿与花之红,“绿”与“红”、“暗”与“明”色彩与光度上形成两组强烈的对比,对人物形象和环境气氛起着烘托渲染的作用。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赏析黄庭坚

  如何赏析黄庭坚的词作《南歌子·槐绿低窗暗》呢?从词作《南歌子·槐绿低窗暗》赏析中透露着怎样的别情呢?

  这首词写别情,是作者少有的不用典故的作品之一。上片写行客即将乘舟出发,正与伊人依依话别。这时正当初夏,窗前槐树绿叶繁茂,室外榴花竞放,红艳似火,耀人双眼,这与室内昏暗的气氛恰好形成强烈对比。室内黯淡的气氛来曲折地反映话别者的心情。

  “玉人邀我少留行”,不仅是伊人挽留,行客自己也是迟迟不愿离开。“无奈”两字一转,写出事与愿违,出发时间已到,不能迟留。接着绘出江上烟雨凄迷,轻舟挂帆待发,在诗情画意的描述中宛转流露出两人无限凄楚的别情。“柳叶”两句,承上片“无奈”而来,由于舟行在即,不能少留,而两人情意缠绵,难舍难分。这两句,写临行饯别时伊人蹙眉而歌,泪如雨倾。这里运用比喻,以柳叶喻双眉,梨花喻脸庞。“别时”句又一转,由眼前凄凄惨惨的离别场面回想到当初相见时的欢乐情景,心情更加沉重。末句宕开,略去登舟以后借酒遣怀的描写,只说半夜酒醒,唯见月色皓洁,江水悠悠,无限离恨,尽不言之中。

  这首词黄庭坚词作属别具一格之作。如“柳叶”两句,以柳叶和梨花来比喻伊人的"双眉和脸庞,以“皱”眉和“倾”泪刻画伊人伤离的形象,通俗而又贴切。“槐绿”两句,例用对句,做到了对偶工整、色泽鲜艳;槐叶浓绿,榴花火红,“窗暗”、“眼明”用来渲染叶之绿与花之红,“绿”与“红”、“暗”与“明”色彩与光度上形成两组强烈的对比,对人物形象和环境气氛起着烘托渲染的作用。

  原文: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

  槐绿低窗暗,榴红照眼明。玉人邀我少留行。无奈一帆烟雨、画船轻。

  柳叶随歌皱,梨花与泪倾。别时不似见时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知识扩展:黄庭坚的词作

  《减字木兰花·襄王梦里》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襄王梦里。草绿烟深何处是。宋玉台头。暮雨朝云几许愁。飞花漫漫。不管羁人肠欲断。春水茫茫。欲度南陵更断肠。

  《减字木兰花·使君那里》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使君那里。千骑尘中依约是。拂我眉头。无处重寻庾信愁。山云弥漫。夹道旌旗联复断。万事茫茫。分付澄波与烂肠。

  《减字木兰花·馀寒争令》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余寒争令。雪共蜡梅相照影。昨夜东风。已出耕牛劝岁功。

  阴云幂幂。近觉去天无几尺。休恨春迟。桃李梢头次第知。

  《水调歌头·瑶草一何碧》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鹧鸪天·黄菊枝头生晓寒》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清平乐·春归何处》

  年代:宋作者:黄庭坚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

  若有人知春去处,

  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

  除非问取黄鹂。

  百啭无人能解,

  因风飞过蔷薇。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原文赏析黄庭坚

  下面是小编分享的黄庭坚所创作的南歌子·槐绿低窗暗原文赏析,欢迎大家阅读。也希望大家通过南歌子·槐绿低窗暗原文赏析,能够体会诗作中的意境美。

  南歌子·槐绿低窗暗   槐绿低窗暗,榴红照眼明。玉人邀我少留行。无奈一帆烟雨、画船轻。   柳叶随歌皱,梨花与泪倾。别时不似见时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赏析

  这首词写别情,是作者少有的.不用典故的作品之一。上片写行客即将乘舟出发,正与伊人依依话别。这时正当初夏,窗前槐树绿叶繁茂,室外榴花竞放,红艳似火,耀人双眼,这与室内昏暗的气氛恰好形成强烈对比。室内黯淡的气氛来曲折地反映话别者的心情。

  “玉人邀我少留行”,不仅是伊人挽留,行客自己也是迟迟不愿离开。“无奈”两字一转,写出事与愿违,出发时间已到,不能迟留。接着绘出江上烟雨凄迷,轻舟挂帆待发,在诗情画意的描述中宛转流露出两人无限凄楚的别情。“柳叶”两句,承上片“无奈”而来,由于舟行在即,不能少留,而两人情意缠绵,难舍难分。这两句,写临行饯别时伊人蹙眉而歌,泪如雨倾。这里运用比喻,以柳叶喻双眉,梨花喻脸庞。“别时”句又一转,由眼前凄凄惨惨的离别场面回想到当初相见时的欢乐情景,心情更加沉重。末句宕开,略去登舟以后借酒遣怀的描写,只说半夜酒醒,唯见月色皓洁,江水悠悠,无限离恨,尽不言之中。

  这首词黄庭坚词作属别具一格之作。如“柳叶”两句,以柳叶和梨花来比喻伊人的双眉和脸庞,以“皱”眉和“倾”泪刻画伊人伤离的形象,通俗而又贴切。“槐绿”两句,例用对句,做到了对偶工整、色泽鲜艳;槐叶浓绿,榴花火红,“窗暗”、“眼明”用来渲染叶之绿与花之红,“绿”与“红”、“暗”与“明”色彩与光度上形成两组强烈的对比,对人物形象和环境气氛起着烘托渲染的作用。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古诗:古体诗是诗歌体裁。从诗句的字数看,有所谓四言诗、五言诗、七言诗和杂言诗等形式。四言是四个字一句,五言是五个字一句,七言是七个字一句。唐代以后,称为近体诗,所以通常只分五言、七言两类。五言古体诗简称五古;七言古体诗简称七古,而三五七言兼用者,一般也算七古。古体诗是与近体诗相对而言的诗体。近体诗形成前,各种汉族诗歌体裁。也称古诗、古风,有“歌”、“行”、“吟”三种载体。四言诗,在近体诗中已经不存在了,虽不加“古”字,但不言而喻,就知道是古体诗。《诗经》中收集的上古诗歌以四言诗为主。两汉、魏、晋仍有人写四言诗,曹操的《观沧海》、陶渊明的《停云》都是四言诗的典型例子。五言和七言古体诗作较多,简称五古、...

  2、难舍难分:梁鸿名和邹琴是一对小夫妻,梁毕业后找工作连受打击,又因为自己导致妻子流产,人生跌入了低谷,败走京城,无奈之下带着妻子回到家乡省城的一所二流高校。然而,天生耿介的梁鸿名和妻子邹琴生活理念的差异日渐拉大,加上“发小”田衡的拉拢,他不得不面对家里家外的内心挣扎。梁鸿名在学校受到系主任的排挤,在家里和妻子经常吵架拌嘴,更面临着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李乐的一番痴情,坚持还是妥协,爱还是恨,许许多多的矛盾和困惑摆在他面前。但每每在关键时刻,梁鸿名都守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历经情感和生活波折的邹琴理解了丈夫的所作所为,而被梁鸿名送进监狱的好友田衡也终于幡然悔悟。在历经教师、出版社副总编、教育局公务员等各种身份的变换...

  3、黄庭坚:黄庭坚(1045年6月12日—1105年9月30日),字鲁直,乳名绳权,号清风阁、山谷道人、山谷老人、涪翁、涪皤、摩围老人、黔安居士、八桂老人,世称黄山谷、黄太史、黄文节、豫章先生。宋江南西路洪州府分宁人(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人。祖籍浙江省金华市。北宋诗人黄庶之子,南宋中奉大夫黄相之父。北宋大孝子,《二十四孝》中“涤亲溺器”故事的主角。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江西诗派开山之祖。黄庭坚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游学于苏轼门下,合称为“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的诗,被苏轼称为“山谷体”。黄庭坚的书法独树一格,自成一家,他和北宋书法家苏轼、米芾和蔡襄齐名,世...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