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豪放派诗词主要人豪放派的诗词代表作

诗句网 13 0

南宋豪放派诗词主要人豪放派的诗词代表作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明代杨慎在《词品》中说:“辛词当以京口北固亭怀古《永遇乐》为第一。”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此词通篇三问三答,互相呼应,感怆雄壮,意境高远。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陈廷焯《云韶集》:“字字跳掷而出,‘沙场’五字,起一片秋声,沉雄悲壮,凌轹千古。”

  梁启超《艺蘅馆词选》:“无限感慨,哀同甫亦自哀也。”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辛弃疾词选》:这是稼轩早期词中最负盛名的一篇,艺术上也渐趋成熟境界:豪而不放,壮中见悲,力主沉郁顿挫。

  《摸鱼儿》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⑽,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以太白诗法,写忠爱之忱,宛转怨慕,尽态极妍。

  《浪淘沙·山寺夜半闻钟》

  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

  梦入少年丛,歌舞匆匆。老僧夜半误鸣钟。惊起西窗眠不得,卷地西风。

  清陈廷焯《云韶集》:“沉郁顿挫中,自觉眉飞争舞。笔力雄大,辟易千人。结数语,如闻霜钟,如听秋风,读者神色都变。

  《沁园春》

  将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于知己,真少恩哉!

  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鸩毒猜。况怨无小大,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此词以戒酒为题,是一首令人解颐的新奇滑稽之作。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此词雄浑豪放、慷慨悲凉的风格,读之有金石之音,风云之气,令人魄动魂惊。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邑中园亭,仆皆为赋此词。一日,独坐停云,水声山色,竞来相娱。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数语,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范开称许:“公一世之豪,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稼轩词序》

  《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梁启超《艺蘅馆词选》丙卷: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

  读辛弃疾词,往往能豪气顿生,两腋生风,胸怀飘荡,不可名状也!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 ,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六州歌头》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

  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

  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

  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

  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

  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

  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

  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念奴娇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

  老去凭谁说? 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 父老长安今余几? 后死无仇可雪。犹未燥、当时生发! 二十五弦多少恨, 算世间、那有平分月! 胡妇弄,汉宫瑟。树犹如此堪重别! 只使君、从来与我, 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 谁换妍皮痴骨? 但莫使伯牙弦绝! 九转丹砂牢拾取, 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贺新郎:贺新郎,词牌名,又名“金缕曲”、“乳燕飞”、“貂裘换酒”、“金缕词”、“金缕歌”、“风敲竹”、“贺新凉”等。传作以《东坡乐府》所收为最早,惟句豆平仄,与诸家颇多不合,因以《稼轩长短句》为准。该词牌一百十六字,上片五十七字,下片五十九字,各十句六仄韵。此调声情沉郁苍凉,宜抒发激越情感,历来为词家所习用。代表作有南宋张元干《贺新郎·梦绕神州路》、南宋辛弃疾《贺新郎·把酒长亭说》、南宋刘克庄《贺新郎·北望神州路》。《贺新郎》词调起于北宋,盛于南宋,衰落于金元。《贺新郎》由北宋苏轼首次填写,是宋代使用频率较高的词调。对于《贺新郎》词调的来源问题,众说纷纭,至今无确切结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家是宋人杨堤...

  2、孙仲谋:吴大帝孙权(182年-252年5月21日),字仲谋,吴郡富春县(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三国时期孙吴开国皇帝(229年-252年5月21日在位)、政治家、军事统帅。孙权的父亲孙坚和兄长孙策,在东汉末年群雄割据中打下了江东基业。建安五年(200年),孙策遇刺身亡,孙权继之掌事,被曹操表为讨虏将军,领会稽太守。又得张昭、周瑜等委心服事,乃招延俊秀,聘求名士,分部诸将,镇抚山越,征讨反抗势力。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占有荆州,挥兵南下。议者多劝迎操,惟周瑜、鲁肃坚决主战,遂与刘备联军大破操军于赤壁。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派吕蒙成功袭取荆州,使领土面积大大增加。黄武元年(222年),孙权被魏...

  3、豪放:豪放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háofàng,释义:雄豪奔放,也指气魄大而不拘小节,也指处理事情果断有魄力。语出《北史·张彝传》。雄豪奔放,也指气魄大而不拘小节。例:苏轼的词境被一些论者认为是“豪放”的,对此,早先的著名学者吴世昌在其书中亦持此说。。引申指性生活态度开放、大胆。《北史·张彝传》气魄大而无所拘束。指人的感情奔放,不拘细节。《北史·张彝传》:“彝少而豪放,出入殿庭,步眄高上,无所顾忌。”明方孝孺《赠卢信道序》:“负才气者以豪放为通尚,富侈者以骄佚自纵。”指违背社会礼法制度者。宋范百禄《宋故尚书司封员外郎充秘阁校理新知湖州文公墓志铭》:“调卭州军事判官,更摄蒲江大邑,绳治...

  4、南宋:南宋(1127年6月12日—1279年3月19日)是宋朝第二个时期,因以临安(今浙江杭州)为都城,史称南宋,历九帝,享国152年。1127年,宋徽宗之子赵构于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建国称帝,是为宋高宗。宋高宗先任用岳飞等主战派抗金,之后主和派秦桧独相十八年,签订“绍兴和议”。1162年孝宗受禅,励精图治,发动“隆兴北伐”失败议和,随后大力发展内政,开创“乾淳之治”。1189年、1194年光宗、宁宗受禅,韩侂胄夺权,开庆元党禁,发动“开禧北伐”。随后史弥远诛韩擅政二十六年。1233年,理宗亲政,早期任用郑清之、史嵩之实行“端平更化”,对蒙战事积极,中后期重用奸臣丁大全、贾似道。度宗即位后专事享乐,...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