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野菊》

诗句网 11 0

李商隐《野菊》

  苦竹园南椒坞边,微香冉冉泪涓涓。

  已悲节物同寒雁,忍委芳心与暮蝉。

  细路独来当此夕,清樽相伴省他年。

  紫云新苑移花处,不取霜栽近御筵。

  这是一首咏菊的七律,和李商隐的一些绝句小诗比起来,由于篇幅的扩大,内涵也大大丰富了。在这首诗中,一丛摇曳的野菊,惹动了诗人无限情思。

  诗一开头写道: 在苦竹园南,椒坞的旁边,长着一丛美丽的野菊花,它的香气轻微而清远,花上的秋露象涓涓的泪水。从意思上看,前句点明了野菊生长的地方,后句描绘了野菊动人的神态,然若细细品味,就能发现诗人倾注了多么深沉的感情。苦竹是竹的一种,笋箨上有黑斑;坞是四面高中间凹下的地方。野菊就是孤独地生长在这么一个荒凉而被人遗忘的角落里,四周伴随着它的只有苦竹和野椒。竹苦、椒辛,暗喻愁苦,既点缀了环境的萧飒冷落,更透出诗人心中的愁苦之情。后一句中连用两个叠音联绵词,“冉冉”指慢慢地,“涓涓”状连续不断貌,把野菊的神态描绘得凄楚动人。野菊不象那些名贵的花那样香气扑鼻,更不能在明媚春光中与群芳斗艳,它只是微微地散发出它的淡淡的清香;也只有和野菊同样命运的人,才会发现它,注意它,而诗人正是以切身的同感,饱含深情地关注着它。同时,“微香冉冉”又是菊花高洁不俗的品格的象征,诗人对它的倾心也正与自身的清高相吻。秋菊上挂着点点秋露,在诗人看来却是辛酸的泪水,更清楚地表明诗中的野菊就是诗人心上的形象,他把自己的全部感情注入事物中,并与之融为一体了。野菊本无生命,更谈不上垂泪,这是诗人在当时当地看到野菊,触动了自己的身世之悲,使诗人心中的泪水与菊花上的露水相应,生出 “泪涓涓”的诗句。李商隐的诗作中常有类似的描绘,如 《天涯》 诗中 “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欢快的莺啼在诗人听来好象是悲哀的啼哭,由此再想到泪水,这都是诗人内在情感的作用。所不同的只是“莺啼如有泪”是由听觉触发的,而此诗中的野菊垂泪是由视觉触发的,钱钟书称之为“移情”。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仅开头两句就表明,诗,不是在咏菊,而是在抒发内心的怨愤,野菊的被弃于野地而不为人注意正是诗人沉沦漂泊,苦闷孤寂的真实写照。

  次联两句承上而下,既写出野菊的精神,又寄托身世之感,是咏物诗中的传神之句。如果说首联两句诗人在对野菊的描绘中融入了自已丝丝爱意的话,那么在这两句中诗人几乎是直抒胸臆了,因而内涵更深沉,情感达到了一个高潮,成为本诗的主旨。“节物”指每一时节特有的事物,如春桃,夏荷,冬梅等等都可称节物,此处自然指秋菊,因菊花“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芳心”指柔情,这里指惜花之意。“寒雁”指秋天的大雁,秋风萧萧,寒意袭来,雁将南飞而循迹;“暮蝉”指秋后的蝉,盛夏已去,其鸣也哀,行将应时而消失;故寒雁、暮蝉同指即将过时的事物。这两句说: 我虽已悲伤秋节的景物如同寒雁一样行将过时被弃,但又怎忍将一寸芳心寄托在暮蝉的哀吟中呢?从表层意思来看,诗人看到野菊将随时节消失而悲伤,然而不甘心这一片惜花之情就此了了,更进一步地抒发了自己对野菊的爱怜和惋惜。然而从深层意蕴来剖析,诗人更明白地表现出一种身世之悲,暗喻自己羁泊无依,孤寂被弃的命运,并表示出不甘沉沦的态度。这两句意思包含了一个转折,上句是对自已弃置寂寞的生涯的悲悯,这种情绪在李商隐的不少诗中都有反映。他也爱梅花,写过几首咏梅的诗,诗中就用梅花来暗喻自身,如:“为谁成早秀,不待作年芳?”(《十一月中旬至扶风界见梅花》)“梅花最堪恨,长作去年花。”(《忆梅》)诗人惋惜梅花“早秀”,甚至怨恨它先春而开,“长作去年花”。而待到春回大地、万花竞放时,它却早已花凋叶枯,悄悄地埋在土下,不能享受这大好春光,无法在万紫千红的世界中展示自己的英姿而与群芳争艳。实际上诗人所传出的却是对自身“早秀”而“不待作年芳” 的命运的哀怨和怜惜,同 “已悲节物同寒雁”透出的信息是一脉相承的。所不同的是在这首诗里作者虽自悲,却还不自馁;虽失望,还抱有一丝希冀,盼望自己的命运能有转机,能在“大好春光” 中施展才干,实现抱负,这就是“忍委芳心与暮蝉”所蕴含的真意。程梦星说次联这两句和 《离骚》 中 “老冉冉其将至,恐修名之不立” 的意思合拍,这是有道理的;何焯说此诗“言弃置而心不灰”,更是深得其旨。

  接着诗人的情思一发不可收。自悯身世而又不甘沉沦的情感驱使他在联想的天地里驰骋,展开了后两联的诗句。第三联两句由此时此地此景触发,想到了当年的难忘情景。这两句在句法上是倒置的,当理解为:“当此夕,细路独来;省他年、清樽相伴。”意思是:正当这日暮之时,在幽僻的小路上我独来寻菊;回想起当年,与朋友们一起饮酒赏菊的日子。这里上句写今日的孤寂,下句忆昔日的清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细”、“独”、“夕”三个字将当时冷落萧飒、暮霭沉沉的环境和诗人孤独寂寞、怅然若失的意态就表现得十分够味。下句一个“省”字很传神,本义当为“醒悟”,在这里可解为“突然想起”,诗人在日暮之时孤伶伶地面对一丛摇曳的野菊时,突然回想起当年也是这种时节,也是观赏菊花,然而不是孤孑一人,而是与朋友一起举杯相邀,饮酒相乐,时过境迁,情形是多么不同啊!李商隐的 《樊南文集补编》 有 《上楚启》 说到 “菊亭雪夜,孟觞曲赐其欢”,描述了他与上司、朋友令狐楚等人饮酒赏菊的场景,“清樽”句指的可能就是这些往事。令狐楚在当朝地位很显赫,宪宗时期做过宰相。李商隐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幸亏有堂叔指点求学,大和三年堂叔去世,他不得不辍学以求仕途进身。当时令狐楚任天平军 (治郓州) 节度使,聘李商隐入幕做巡官,并以其少俊,“奇其文”,颇为礼遇,并特意让他与自己的儿子令狐綯等交游。李商隐感激令狐楚的知遇之恩,与其一家结下了不解之缘。看来此诗中所记的“清樽相伴”,一定是充满欢乐的,诗人在凄清之中想起当年欢聚,不仅增添了诗的力度,而且为最后一联埋下了伏笔。

  间延续,想到宫中御苑的移花,为菊花鸣不平,并寄托了自己的怨愤。诗中说“在宫中新建的紫云苑里,移来了许多花木,但却没有这傲霜的菊花。“筵”本指古代坐具,也指酒席,在诗里取意不可拘泥,“御筵” 当泛指宫中皇苑。诗句的意思很显豁,如此高洁不俗的菊花,御花园里竟得不到一席之地,诗人自然为菊花愤愤不平了。然而菊花是诗人心中的形象,菊花的品格、遭遇正是诗人品格、身世的写照,其寄托之意也是很明白的。诗人才华横溢,品行高洁,却不为权贵所重,仕途穷困,覊泊无依,不得“近御筵”。所以这是诗人借菊花之不入御筵,喻自己不能通朝籍,以发泄胸中的愤懑与不平。当然这里也有埋怨令狐綯不肯援手之意,当时令狐綯正在朝官迁中书舍人,犹如皇苑新移之“花”。令狐綯不象父亲那样政治上有所作为,对上善迎合而得宠,对下则“忌胜己者”,有蔽贤害能的劣迹。他与李商隐表面上长期维持交往,但内心宿怨很深,有意无意地加以排抑。李商隐自然希望通过此诗向令狐綯陈情,有希望他推荐的意思。所以程梦星,何焯等人都指出此诗与李商隐的另一首 《九日》 诗词旨相同。在那首诗里,作者也以饮酒赏菊的往事起兴,叙述了令狐父子对他的不同态度,“憾其子,追感其父”,一气鼓荡,感激忿怨,以至令狐綯见诗而惭怅。当然值得注意的是诗毕竟是艺术作品,不能句句考证,过于坐实,以影响我们对诗歌的艺术鉴赏。

  综观全诗,以“野菊”命题,“苦竹椒坞”指在野艰辛;“紫云新苑”喻在朝得意。朝野之分不言而喻,正是诗人“君子在野”,希冀进身朝廷之真意。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野菊:野菊花(学名:ChrysanthemumindicumL.)是菊科、菊属多年生草本植物,高可达1米,有地下长或短匍匐茎。茎分枝或仅在茎顶有伞房状花序分枝。茎枝被稀疏的毛,基生叶和下部叶花期脱落。中部茎叶卵形、长卵形或椭圆状卵形,羽状半裂、浅裂或分裂不明显而边缘有浅锯齿。叶柄基无耳或有分裂的叶耳。两面同色或几同色,淡绿色,或干后两面成橄榄色,有稀疏的短柔毛,或下面的毛稍多。头状花序,多数在茎枝顶端排成疏松的伞房圆锥花序或少数在茎顶排成伞房花序。总苞片卵形或卵状三角形,全部苞片边缘白色或褐色宽膜质,顶端钝或圆。舌状花黄色,6-11月开花。分布于中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及西南各地。印度、日本、朝鲜...

  2、李商隐: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谿生,怀州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市)人。晚唐著名诗人,和杜牧合称“小李杜”。开成二年(837年),进士及第,起家秘书省校书郎,迁弘农县尉,成为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岳父)幕僚。卷入“牛李党争”的政治旋涡,备受排挤,一生困顿不得志。大中末年,病逝于郑州。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美的诗人。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颇高。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以《锦瑟》为代表)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李商隐唐元和十一年(816年),李商隐三岁...

  3、连续不断:连续不断,汉语成语,拼音是liánxùbùduàn,意思是接连不断,一个接着一个,指长时间地持续,且紧密连接。释义:接连不断,一个接着一个,指长时间地持续,且紧密连接。近义词:持续不断连绵不断接连不断接二连三反义词:戛然而止断断续续时续时断造句:夏天,炎热的太阳挂在枝头,树上蝉的叫声连续不断,使人厌烦。例句:在这喑哑而连续不断的低音中,时不时发出一阵非常尖锐而急促、近乎金属碰撞般的清脆响声,这便是蝈蝈的歌声和乐段,其余的则是伴唱。(选自人教版七年级语文书上册18课《绿色蝈蝈》)...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