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昭蕴·谒金门》花间词原文 鉴赏 赏析 注释 评点 春满院,叠损罗衣金线

诗句网 38 0

《薛昭蕴·谒金门》花间词原文|鉴赏|赏析|注释|评点

  春满院,叠损罗衣金线①。睡觉水精帘未卷,檐前双语燕。斜掩金铺一扇②,满地落花千片。早是相思肠欲断,忍交频梦见③。

  【注释】

  ①叠损:指罗衣未脱而睡,故折叠而损坏金线。②金铺:门上衔环的装饰物称为铺首,上刻龙蛇诸兽的形状。《汉书·扬雄传》:“排玉户而飏金铺兮。”这里指代门。③频:屡屡。

  【评点】

  这首词写女主人公苦苦相思情。

  上片写睡起之后所见所闻。“春满院”是对醒来所见帘外景象的概括。至于帘外之景究竟如何,则由读者浮想联翩。“叠损”句是说睡时没有脱下罗衣,折乱了衣服。从这句可见闺妇心悲意懒。接下来 “睡觉”二句,写双燕极为传神,胜于画工之笔。因为朱帘未卷,燕子不能入内,便在帘前对语,孤寂凄婉之情自见。清朱彝尊《卜算子》:“镇日帘拢一片垂,燕语人无语。”与此词同意也。

  下片 “斜掩金铺一扇”,宕开一笔写庭院,将院门半掩,正令人想象无穷。“满地落花千片”也是庭院之景,这落花千片与上片中的双燕呢喃,都令人感兴不已、惆怅不已。最后二句 “早是相思肠欲断,忍交频梦见”尽情吐露了相思之苦。相思肠已断,更何堪梦中屡屡相见,更难堪矣。此二句文字可分两层申说,婉转凄伤之至。陈廷焯评点:“曰‘相思’、曰 ‘肠断’、曰 ‘梦见’,皆成语也,看他分作两层,便令人爱不忍释手。遣词用意当如此。”(《白雨斋词评》)又云:“意态使浓,斯谓翻陈出新。”(《闲情集》卷一)正因词人善于翻陈出新,才将别人写熟写俗了的题材写得情致浓郁,意蕴沉雄,令人爱不释手。

  《薛昭蕴·谒金门》花间集鉴赏大全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金门:金门县,隶属于福建省泉州市,现由台湾当局实际控制,古称“浯洲”、“仙洲”等,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为牧马监地,五代时编入泉州属尾,1915年1月正式设县,以“固若金汤、雄镇海门”之意而称“金门”,辖区由金门岛、小金门岛(烈屿)、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北碇岛等12个岛屿组成,总面积656平方公里。金门县地处福建省东南部海域泉州围头湾与厦门湾内,屹立于台湾海峡西部,与中国大陆最近处仅2310米,位于九龙江出海口外,西与厦门岛遥望,东隔台湾海峡与台中市相望,北与泉州市晋江市相望。东距基隆198海里,东南距澎湖82海里,距高雄160海里,西距厦门18海里,距离角屿岛仅8公里,离...

  2、浮想联翩:浮想联翩,汉语成语,拼音是fúxiǎngliánpiān,意思是飘浮不定的想象,比喻连续不断。指许许多多的想象不断涌现出来。多用作贬义,有时也用作褒义,具体视语境而定。出自晋·陆机《文赋》。晋·陆局碑拔辩机《文赋》:“厦拘耻沈辞套台应怫己悼悦;臭弃连若游鱼衔钩而出重渊之深;浮藻联翩;若翰鸟缨缴而坠曾云之峻”。作谓语充戏捆、宾语、定语;形容思绪活跃示例这幅画饱含诗情阀拘归糠,使人浮想联翩,神游画外,得到美的享受。...

  3、朱彝尊:朱彝尊(1629年10月7日-1709年11月14日),字锡鬯(chàng),号竹垞(chá),又号醧(yù)舫,晚号小长芦钓鱼师,别号金风亭长,浙江秀水(今属浙江省嘉兴市)人。清朝词人、学者、藏书家。康熙十八年(1679年),举博学鸿词科,除翰林院检讨。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入直南书房。博通经史,参加纂修《明史》。康熙四十八年,卒,年八十一。朱彝尊作词风格清丽,为“浙西词派”的创始人,与陈维崧并称“朱陈”,与王士祯称南北两大诗宗(南朱北王)。著有《曝书亭集》80卷,《日下旧闻》42卷,《经义考》300卷;选《明诗综》100卷,《词综》36卷(汪森增补)。所辑成《词综》是中国词学方面的重...

  4、爱不忍释:爱不忍释,汉语成语,拼音是àibùrěnshì,意思是对所喜欢的物品,爱得拿在手里久久不肯放下。出自《陶渊明集序》。【近义词】爱不释手、如获至宝【反义词】弃若敝屣、不屑一顾南朝·梁·萧统《陶渊明集序》:“余爱嗜其文,不能释手。”补充式;作谓语、定语、状语;含褒义,形容极其喜欢。示例清·曾朴《孽海花》第十五回:“彩云一面赏玩;爱不忍释;一面就道:‘这从哪里说起!……’。”得见钱唐陈小云司马《香畹楼忆语》钞本一种,爱不忍释,亟问假归,手录展玩。◎清·王维鋆《香畹楼忆语序一》他读起《红楼梦》来爱不忍释。《文明小史.第五五回》:「湘兰接在手中,做出爱不忍释的样子,说:『实实出色,只怕上海寻勿出第二只格...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