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小慧卷二十八》译文与赏析 一丝光线虽然微弱,也是阳光的一部分。

诗句网 31 0

小慧卷二十八

  【原文】

  熠熠隙光,分于全曜。萤火难嘘,囊之亦照。我怀海若,取喻行潦。集《小慧》。

  【译文】

  一丝光线虽然微弱,也是阳光的一部分。萤火虫所发出的微小光芒,可以以布囊收集后用来照明。我虽胸怀江海,也不嫌弃雨后的水洼。因此集《小慧》卷。

  商太宰治市

  【原文】

  商太宰使少庶子之市,顾反而问之曰:“何见于市?”曰:“无见也。”太宰曰:“虽然,何见?”对曰:“市南门之外,甚众牛车,仅可以行耳。”太宰因诫使者:“毋敢告人吾所问于汝。”因召市吏而诮之曰:“市门之外,何多牛屎?”市吏甚怪太宰知之疾也,乃悚惧其所也。

  【译文】

  商太宰派少庶子到市集转转。少庶子回来后,太宰问他:“你在市集里看到了些什么?”少庶子回答说:“没看到什么。”太宰说:“虽然这样,但总能看到一些特别的事吧?”少庶子回答说:“市场南门外聚集了许多牛车,堵住了道路,只能步行。”太宰便告诫他说:“不要告诉别人我问过你什么话。”于是,太宰召来管理市场的官吏说:“市场南门之外,为什么有那么多牛屎啊?”市场官吏奇怪太宰的消息如此灵通而惊惧不已,从此不敢再怠忽职守了。

  【解评】

  借题发挥是利用处界提供的各种情境,进行创造性的发挥,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情境,就好比体育竞技中的撑杆跳高中的撑竿,运动员撑竿一跳,顺势跳过横竿。但“撑杆”再好,如果“发挥”不好,也跳不出好成绩,这就是辩证。

  江西术士辨贵贱

  【原文】

  赵王李德诚镇江西。有日者,自称世人贵贱,一见辄分。王使女妓数人与其妻滕国君同妆梳服饰,立庭中,请辨良贱,客俯躬而进曰:“国君头上有黄云。”群妓不觉皆仰视,日者因指所视者为国君。

  【译文】

  五代时,赵王李德诚镇守江西。有个卜卦的术士,自称对他人身份的贵贱,一眼就能看出来。赵王就让几名舞伎和自己的妻子滕国君一样地穿戴打扮,打扮好后站在庭院中,让术士分辨谁贵谁贱。术士俯身轻声说:“夫人的头顶上有黄色的云。”话才说完,舞伎们不约而同地都朝滕国君头上看,术士立刻指出舞伎所看的人就是滕国君。

  【解评】

  “诈”也是一种智慧,关键是你如何加以正确使用。

  江彪以情相感

  【原文】

  诸葛令女庾氏妇既寡,誓云:“不复重出。”此女性甚正强,无有登车理。恢既许江思玄彪婚,乃移家近之,初诳女云:“宜徙。”于是家人一时去,独留女在后。比其觉,已不复得出。江郎暮来,女哭詈弥甚,积日渐歇。江暝入宿,恒在对床上。后观其意转帖,江乃诈魇,良久不寤,声气转急,女乃呼婢云:“唤江郎觉!”江于是跃然就之,曰:“我自是天下男子,魇何与卿事?而烦见唤,既尔相关,那得不共语?”女嘿然而惭,情意遂笃。

  【译文】

  东晋时,诸葛恢的女儿嫁给庾氏不久就守寡了,她发誓说:“再也不嫁人了。”这女子的个性非常倔强固执,没有办法让她改嫁。诸葛恢不久就把她许配给了江彪,还把家搬到了江彪家附近。开始时哄骗她说:“家应该搬到这里。”搬过去不久,家人又全都离去,只留下她一人,等她发觉后,已经不能再出去了。江彪晚上来到诸葛女的住处,诸葛女哭骂得很厉害,一连好多天后,她的哭声才渐渐停息。江彪晚上进屋睡觉,总是躺在诸葛女对面的床榻上。后来见她的情绪安定了,就假装做噩梦,很久也醒不过来,连声音和气息都变得急促起来。诸葛女便叫来婢女说:“快把江郎叫醒!”江郎于是一跃而起靠近她说:“我是堂堂男子汉,做噩梦与你有什么干系,却烦劳你来叫醒我?既然你关心我,怎么不和我说话呢?”诸葛女羞惭得说不出话来。从此,两人的情感日渐深厚。

  【梦龙评】

  以情相感,虽铁石心肠,亦为之移,况夫妇乎?

  【解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要用真情去感召对方,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感化,更何况是夫妻呢?

  孙绰嫁女

  【原文】

  王文度坦之弟阿智〔处之,字文将〕恶乃不翅,当年长而无人与婚。孙兴公绰有女阿恒,亦僻错,无复嫁娶理。孙因诣文度,求见阿智,既见,便佯言:“此定可,殊不如人所传,那得至今未有婚处!我有一女,乃不恶,但吾寒士,不宜与卿计,欲令阿智娶之。”文度欣然而启蓝田〔王述〕云:“兴公欲婚吾家阿智。”蓝田惊喜,既成婚,女之顽嚣殆过阿智,方知兴公之诈。

  【译文】

  晋朝王坦之的弟弟王处之个性怪诞,到了适婚年龄,却没有一家肯将女儿嫁给他。孙兴公有个女儿名叫阿恒,也因为性情古怪还没有出嫁。孙兴公于是来到王坦之家,请求见见阿智,见后,便假装对王坦之说:“我看阿智还是很不错的,完全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怎会到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呢?我有一个女儿,也很不错,只是我一个贫穷的读书人,不应该跟你商量这件事情,但我想让阿智娶阿恒。”王坦之听了这话非常高兴,赶紧给父亲王述写信说:“孙兴公要把女儿嫁给我们家的阿智。”王述看了信大为惊喜,很快就答应这门亲事。两人成亲后,王坦之发现,原来阿恒的乖僻几乎超过了阿智,才知道上了孙兴公的当。

  【梦龙评】

  阿恒得夫,阿智得妻。一人有智,方便两家。

  【解评】

  智慧是一盏明灯,可为你在困难中指出一条光明的大道,帮你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它使阿恒嫁了丈夫,阿智娶了妻子,使两家人都得到了益处。

  窦义与窦家店

  【原文】

  扶风窦义年十五,诸姑累朝国戚,其伯工部尚书,于嘉令坊有庙院。张敬立任安州归,安州土出丝履,敬立赍十数緉①,散诸甥侄。咸竞取之,义独不取。俄而所剩之一緉又稍大,义再拜而受,遂于市鬻之,得钱半斤密贮之。潜于锻炉作二支小锸,利其刃。五月初,长安盛飞榆荚,义扫聚得斛余,遂往谐伯所,借庙院习业。伯父从之,义夜则潜寄褒义寺法安上人院止,昼则往庙中,以二锸开隙地,广五寸,深五寸,共四十五条,皆长二十馀步,汲水濆之,布榆荚于其中。寻遇夏雨,尽皆滋长,比及秋,森然已及尺馀,千万馀株矣。及明年,已长三尺馀,义伐其并者,相去各三寸,又选其条枝稠直者悉留之。所斫下者作围束之,得百馀束。遇秋阴霖,每束鬻值十馀钱。又明年,汲水于旧榆沟中,至秋,榆已有大者如鸡卵,更选其稠直者,以斧去之,又得二百馀束。此时鬻利数倍矣。后五年,遂取大者作屋椽,约千馀茎,鬻之,得三四万钱。其端大之材在庙院者,不啻千馀,皆堪作车乘之用。此时生涯②已有百馀,遂买麻布,雇人作小袋子。又买内乡新麻鞋数百緉,不离庙中。长安诸坊小儿及金吾家小儿等,日给饼三枚、钱十五文,付与袋子一口,至冬拾槐子实其内,纳焉。月馀,槐子已积两车矣,又令小儿拾破麻鞋,每三緉以新麻鞋一緉换之。远近知之,送破麻鞋者云集,数日获千馀緉。然后鬻榆材中车轮者,此时又得百馀千。雇日佣人于宗贤西门水涧,洗其破麻鞋,曝干,贮庙院中。又坊门外买诸堆积弃碎瓦子,令工人于流水涧洗其泥滓,车载积于庙中,然后置石觜碓五具,剉碓三具,西市买油靛数石,雇人执爨③,广召日佣人④,令剉其破麻鞋,粉其碎瓦,经疏布筛之,合槐子、油靛,令役人日夜加工烂捣,从臼中熟出。命二人并手团握,例长三尺以下,圆径三寸,垛之。得万馀条,号为“法烛”。建中初,六月,京城大雨,巷无车轮⑤,义乃取此法烛鬻之,每条百文,将燃炊爨,与薪功倍,又获无穷之利。先是西市秤行之南,有十馀亩坳下潜污之地,目为“小海池”,为旗亭之内众污所聚,义遂求买之。其主不测,义酬钱三万。既获之,于其中立标悬幡子,绕池设六七铺,制造煎饼及团子,召小儿掷瓦砾,击其幡标,中者以煎饼团子啖,不逾月,两街小儿竞往,所掷瓦已满池矣。遂经度造店二十间,当其要害,日收利数千。店今存焉,号为“窦家店”。

  【译文】

  扶风人窦义年仅十五岁,他的几个姑姑都是朝廷的皇亲国戚,伯父是工部尚书,在嘉令坊有座祭祀祖宗的庙院。当时张敬立在安州任职回乡,安州出产丝鞋,张敬立带了十多双丝鞋回来,送给外甥和侄子们。大伙都争相挑选拿走了,只有窦义没有拿。过了一会儿,只剩下一双较大的丝鞋,窦义一再拜谢后才收下这双鞋,接着他拿着鞋到市集变卖,得到半斤铜钱,窦义把这些钱秘密地藏了起来。窦义又偷偷地去铁匠铺打了两只铁铲,非常锋利。五月初,长安城处处飘落榆树荚,窦义将地面的榆树荚扫作一堆,大约有一斛多。一切准备妥当后,窦义便前往伯父处,向伯父借用庙院来修习学业,伯父答应了窦义的要求。窦义晚上悄悄到褒义寺法安上人的住所寄宿,白天在庙院中,用两只铁铲开垦空地,一共开垦了四十五条长沟,宽五寸,深五寸,每条沟长二十多步,每天浇水灌溉,又把榆树荚埋入沟中。不久,遇上大雨,榆树荚都开始抽芽。到秋天时,只见榆苗已有一尺多高了,总计有上万株榆苗。到了第二年,榆树有三尺多高了,窦义把其中生长得较密集的榆树砍去,使每株榆树保持三寸的间隔,又挑选枝干挺直的榆树特别加以照料。砍下的榆枝一束束捆好,共有一百多束,碰到秋雨连绵的季节,每束榆枝可卖到十余钱。到了第三年,他打水浇灌原来的榆树沟。到了秋天,榆树围已粗如鸡蛋,窦义再挑选枝干稠密挺直的榆枝,用斧子砍下后又捆成二百多束,这时卖得价钱比以前多好几倍。五年后,窦义选最粗大的榆干做椽子,约有一千多根,卖得三四万钱,其他有可做车辆的榆干共有一千多株,都堆积在庙院中。到这时,窦义已有家财百余万,于是他又买进大批麻布,雇人做成小袋子,又从内乡买进几百双新麻鞋,存寄在庙中。窦义召来长安街许多百姓家和禁卫军家中的小孩,每天给他们每人三块饼及十五文钱,再给他们每人一个袋子,到冬天才合槐树籽装在里面,然后再聚集起来。一个多月后,槐子已有满满两车了。窦义又要小孩们拣拾破麻鞋,每三双破麻鞋换新麻鞋一双,消息传开后,远近居民纷纷拿破鞋来换,没几天就换得一千多双破麻鞋。然后,窦义又卖掉庙院所存可以制成车轮的榆材,共卖得百余缗。接着窦义雇用日工在宗贤西门外清洗破麻鞋,晒干后,储存在庙院中。又在城外购买他人丢弃废置的碎瓦片,要工人在河沟内把碎瓦片上的泥渣冲去,用车装载堆放在庙里。然后他添置了五台石觜碓,三台剉碓,再从西市买回来几石油靛,雇人做饭,广泛招募日工,让他们把破麻鞋捣烂,碎瓦片磨成粉状,用疏布筛拣后,加入槐子、油靛,命工人日夜不停地搅动,搅成糊状后从臼中倒出,再命两人将糊状物搓成长三尺,粗三寸的麻条,把他们垛起来,共有一万多条,称为“法烛”。建中初年六月,京城下大雨,街巷不通车,城外薪柴不能运入,窦义就乘机取出法烛来卖,每条卖百文钱,用法烛燃火煮饭,比木柴好用几倍,因此窦义又获利不少。最初西市秤行的南边,有十多亩低洼积水的地,人们称为“小海地”,是旗亭以内地区一切污水垃圾集中的地方。窦义想买下这块地,地的主人猜不出他的用意,于是窦义只用了三万钱就买下了。得到这块地以后,他就在洼地中间设立标杆,挂上旗子,沿着洼地四周设立六七个铺子,做煎饼及饭团,召集附近孩童扔掷瓦块,凡是击中旗标的,都可免费吃煎饼或饭团。不到一个月,两条街上的小孩竞相到这里来,所掷的瓦片很快将整个洼地填满了。窦义就丈量测算,在此建造了二十家店铺,由于位置适宜,每天可获利几千。这些店铺至今犹存,人们称为“窦家店”。

  【注释】

  ①緉:古代计算鞋的单位,相当于“双”。

  ②生涯:赖以维持生活的产业、财物。

  ③爨(cùan):烧火做饭。

  ④日佣人:以日为期的短工。

  ⑤巷无车轮:街巷不通车,则城外薪柴不能运入城内。

  【解评】

  窦义半斤钱起家,利用自己的智慧,最终建立了被称作“窦家店”的商号。可见智慧并非像前面的江南士人那样去骗人,如果利用自己的智慧,加上辛勤劳作,也能获得成功。

  石鞑子赶和尚

  【原文】

  吴中有石子,貌类胡,因呼为石鞑子。善谑多智,尝困倦,步至一邸舍,欲少憩,有一小楼颇洁,先为僧所据矣。石登楼窥之,僧方掩窗昼寝。窗隙中见两楼相向,一少妇临窗刺绣,石乃袭僧衣帽,微启窗向妇而戏,妇怒,以告其夫,夫因与僧闹,僧茫然莫辨,亟移去,而石安处焉。

  【译文】

  吴中有个姓石的人,相貌长得像胡人,因此人们就称呼他“石鞑子”。石鞑子为人幽默机智,有一次他困乏疲倦,走到一家客店,想要稍微休息一下。客店中有座小楼十分洁净,一位和尚已捷足先登了。石鞑子登上楼偷看,和尚关闭着窗户正在午睡。石鞑子从窗户的缝隙中看到对面另有一座楼,有位少妇正临窗刺绣。石鞑子就穿上和尚的袈裟,偷偷地打开窗户作状调戏少妇。少妇非常生气,就把事情告诉了丈夫。丈夫便与和尚吵闹,和尚不知缘由无法分辨,急忙离去,而石鞑子得以安稳地住在那座洁净的小楼上。

  【解评】

  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巧妙运用自己的智慧。

  黠竖子引同伴坠阱

  【原文】

  西邻母有好李,苦窥园者,设阱墙下,置粪秽其中。黠竖子呼类窃李,登垣,陷阱间,秽及其衣领,犹仰首于其曹,曰:“来,此有佳李。”其一人复坠,方发口,黠竖子遽掩其两唇,呼“来!来!”不已。俄一人又坠,二子相与诟病,黠竖子曰:“假令三子者有一人不坠阱中,其笑我终无已时。”

  【译文】

  西边邻居大妈家有甜李子树,常有人翻墙进园子偷李子,于是她就在墙下设下了陷阱,并把粪便污水倒在陷阱内。有个聪明的童子招呼同伴去偷李子,他登上墙头往下一跳,正好掉入陷阱,粪便溅到衣领。但他仍抬头向上对着同伴喊:“快点下来,这里有好多甜李子!”另一位同伴也掉进陷阱,正要张口大叫,童子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还不停地叫道:“下来!下来!”不久,第三位同伴也掉进了陷阱。二人同声骂童子,童子却说:“假如我们三人中有一人不掉入陷阱,那我会被没掉入陷阱的这个人嘲笑个没完没了。”

  【梦龙评】

  小人拖人下浑水,使开口不得,皆用此术,或传此为唐伯虎事,恐未然。

  【解评】

  小人引诱别人和自己一起做坏事,好堵住别人的口,用的都是这种欺骗手段。

  王阳明以术制继母

  【原文】

  王阳明年十二,继母待之不慈。父官京师,公度不能免。以母信佛,乃夜潜起,列五托子于室门。母晨兴,见而心悸。他日复如之,母愈骇,然犹不悛也。公乃于郊外访射鸟者,得一异形鸟,生置母衾内,母整衾,见怪鸟飞去。大惧,召巫媪问之,公怀金赂媪,诈言:“王状元前室责母虐其遗婴,今诉于天,遗阴兵收汝魂魄,衾中之鸟是也。”后母大恸,叩头谢不敢,公亦泣拜良久。巫故作恨恨,乃蹶然苏。自是母性骤改。

  【译文】

  王阳明十二岁时,继母对他不和善。他父亲远在京师做官,王阳明估计自己难以逃脱虐待之苦。但他看到继母笃信佛教,于是半夜悄悄起床,把五个茶盘放在佛堂门外。第二天早晨,继母起床看见后就感到非常害怕。王阳明每天都如此,继母更加害怕,但她对王阳明的态度依然如故。王阳明到郊外寻找捕鸟人,得到一只形象怪异的鸟,他把这只活鸟放在继母的被子里。继母整理床铺时,看见这只怪鸟飞出来,大为恐惧,便赶紧请来巫婆询问。谁知王阳明怀里揣着金子买通了巫婆,巫婆哄骗继母说:“王状元前妻指责继母虐待自己留下来的儿子,今天告到天帝那里,现在天帝派阴兵下凡拘捕你的魂魄,被子中的怪鸟,就是阴兵的化身。”继母听后大哭不止连连磕头谢罪,说以后再也不敢了,王阳明也哭着跪拜了很久。巫婆故意发出愤愤不平的声音,然后才突然苏醒过来。从此继母的性格马上改变了。

  【解评】

  对方的爱好是我们成功的制胜点,只要善加利用,就可反败为胜。

  士人巧制忌妇

  【原文】

  《艺文类聚》:京邑士人妇大妒,尝以长绳系夫脚,唤便牵绳。士密与巫妪谋,因妇眠,士以绳系羊,缘墙走避。妇觉,牵绳而羊至,大惊,召问巫。巫曰:“先人怪娘积恶,故郎君变羊,能悔,可祈请。”妇因抱羊痛哭悔誓,巫乃令七日斋。举家大小悉诣神前祈祝,士徐徐还,妇见,泣曰:“多日作羊,不辛苦耶?”士曰:“犹忆瞰草不美,时作腹痛。”妇愈悲哀,后略复妒,士即伏地作羊鸣,妇惊起,永谢不敢。

  【译文】

  《艺文类聚》记载,京城有个士人,他的妻子忌妒心很强,经常用一根长绳绑在丈夫脚上,有事呼唤丈夫时,就拉动长绳。士人实在无法忍受,就暗中与巫婆商量,趁妻子熟睡时,将自己脚上的绳子解下来绑在羊腿上,偷偷爬墙离家躲避起来。妻子睡醒后,拉动绳子,过来的竟然是一只羊,她大吃一惊,就召来巫婆占卜。巫婆说:“你家祖先怪你平日作恶多端,因此把你丈夫变成一只羊,如果你能悔过,我可以为你向神灵祈祷。”妻子便抱着羊痛哭,立誓悔过。巫婆于是把羊牵走,要妻子斋戒七天,斋戒期间全家大小都要在神前祈祷谢罪。士人不慌不忙地回家中,妻子见了他,哭着问:“你变成羊有好多天了,不辛苦?”士人说:“我还记得吃的草味道一点也不鲜美,还时常肚子痛。”妻子听了更加伤心。以后,妻子只要稍显妒意,士人就趴在地上学羊叫,妻子立即惊慌地拉起士人,向天谢罪不敢再忌妒了。

  【解评】

  对胜过自己的人心怀怨恨,无缘无故地忌妒,只能使我们在大是大非面前迷失方向,迷失自我。

  陈五含青李揭女巫

  【原文】

  京师闾阎①多信女巫。有武人陈五者,厌其家崇信之笃,莫能治。一日含青李于腮,绐②家人疮肿痛甚,不食而卧者竟日,其妻忧甚,召女巫治之。巫降,谓五所患是名疔疮③,以其素不敬神,神不与救,家人罗拜恳祈,然后许之。五佯作呻吟甚急,语家人云:“必得神师入视救我可也。”巫入案视,五乃从容吐青李视之,捽巫,批其颊而叱之门外。自此家人无信祟者。

  【译文】

  京城中的平民百姓有许多人信奉女巫。有个叫陈五的武人,厌恶家人对女巫的信奉,但又没有办法改变家人的想法。一天,陈五在嘴里含了一颗青李子,却骗家人口内生疮,又肿又痛,整天不吃不喝地躺在床上呻吟。陈五的妻子非常担心,请来女巫医治丈夫。女巫看过后,说陈五所得的病名叫疔疮,因为他平日不敬奉神明,神明不肯救治他。陈五的家人听女巫这样说,赶紧排成一列下拜,恳请女巫搭救,女巫这才答应尽力。陈五躺在床上故意大声呻吟哀号,并对家人说:“我的病一定要请神师亲自入室救治,才能医好。”女巫进入内室探视陈五的病情,这时陈五才不慌不忙吐出口中青李子给女巫看,接着便揪住女巫左右开弓打她的耳光,叱喝她滚出门外。从此陈五的家人便不再信奉女巫了。

  【注释】

  ①闾阎:借指平民。

  ②绐(dài):古同“诒”,欺骗;欺诈。

  ③疔疮:病名。又名疵疮。因其形小,根深,坚硬如钉状,故名。多因饮食不节,外感风邪火毒及四时不正之气而发。

  【梦龙评】

  以舍利取人,即有借舍利以取之者;以神道困人,即有诡神道以困之者。无奸不破,无伪不穷,信哉!

  【解评】

  现实社会中,有些人总是装弄鬼神,运用一些骗术招摇撞骗,殊不知虚假之事终将败露。与其面对败露之后的尴尬,还不如一开始就将自己的智慧用在可用之处。

  易术多系伪妄

  【原文】

  凡幻戏①之术,多系伪妄②。金陵人有卖药者,车载大士像③问病,将药从大士手中过,有留于手不下者,则许人服之,日获千钱。有少年子从旁观,欲得其术。俟人散后,邀饮酒家,不付酒钱,饮毕竟出,酒家如不见也。如是三,卖药人叩其法,曰:“此小术耳,君许相易,幸甚。”卖药人曰:“我无他,大士手是磁石,药有铁屑则粘矣。”少年曰:“我更无他,不过先以钱付酒家,约客到绝不相问耳。”彼此大笑而罢。

  【译文】

  凡是幻戏一类的法术,大都是虚假的。金陵有位卖药的人,在车上供奉大士法像为人看病。他把药从大士手上滑过,有留在大士手中没有掉下来的,就表示可以让病人服用,每天可赚取一千文钱。有个少年在旁观看,想知道其中的法术。等人群散去后,就邀卖药人到酒家喝酒,他不付酒钱,喝完酒就走,而酒家也好像没看见似的。这样连续吃了三次,卖药人便询问少年有什么法术,少年说:“这是小法术,不知是否有幸与你的法术交换?”卖药人说:“我没有什么法术,大士的手是一块磁石,药上沾有铁屑的,自然能黏附在大士手上。少年说:“我更没有什么法术,只不过事先付钱给酒家,再约客人到酒家喝酒,酒家当然就不过问了。”两人不禁相视大笑。

  【注释】

  ①幻戏:魔术。

  ②伪妄:虚假,不真实的。

  ③大士像:指观世音菩萨。

  【解评】

  凡事做个有心人,就算凡夫俗子,也常常能够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朱古民诱汤生出户

  【原文】

  朱古民文学善谑,冬日在汤生斋中,汤曰:“汝素多智术,假如今坐室中,能诱我出户外乎。”朱曰:“户外风寒,汝必不肯出,倘先立户外,我则以室中受用诱汝,汝必信矣。”汤信之,便出户外立。谓朱曰:“汝安诱我入户哉。”朱拍手笑曰:“我今诱汝出户矣。”

  【译文】

  有个叫朱古民的读书人喜欢开玩笑。有一年冬天,他在汤生的书房中,汤生说:“你一向聪明机敏,假如现在我坐在室内,你能把我骗到门外去吗?”朱古民说:“室外风大天寒,你一定不肯出去。倘若你先站到门外,我就用室内的温暖舒适来诱惑你,那时你肯定会相信我的话走进室内。”汤生相信了他的话,便走出室外站立等候,对朱古民说:“你如何引诱我进屋呢?”朱古民拍手大笑,说:“我已经把你骗出门外了。”

  【解评】

  世间之事,真真假假,纵使你是聪慧之人,也难免会在不经意间被人诱导,所以我们一定要时刻提高警惕,以免别人钻空子,令你猝不及防。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王阳明: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本名王云,字伯安,号阳明,浙江余姚人,汉族。明朝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军事家、教育家,南京吏部尚书王华的儿子。弘治十二年(1499年),中进士,起家刑部主事,历任贵州龙场驿丞、庐陵知县、右佥都御史、南赣巡抚、两广总督、南京兵部尚书、左都御史等职,接连平定南赣、两广盗乱及朱宸濠之乱,获封新建伯,成为明代凭借军功封爵的三位文臣之一。嘉靖七年十一月(1529年1月9日),逝世,时年五十七。明穆宗继位,追赠新建侯,谥号“文成”。万历十二年(1584年),从祀于孔庙。明代心学发展的基本历程,可以归结为:陈献章开启,湛若水完善,王守仁集大成。王守仁的阳...

  2、赏析:赏析,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shǎngxī,意思是欣赏并分析(诗文等),通过鉴赏与分析得出理性的认识,既受到艺术作品的形象、内容的制约,又根据自己的思想感情、生活经验、艺术观点和艺术兴趣对形象加以补充和完善。出自枕书《博物记趣·尼克松总统与冰糖莲》:“这是比较文学中的佳话,且让文学家去赏析,这里不说下去了。”修辞:①夸张②比喻③拟人④反问⑤排比⑥对偶......2:修辞手法的作用词句表现作者的什么思想感情现在在大学高中初中都要做赏析句子的题,可要怎么做好这一类题呢?现在我教大家几种方法,以便面对这种题时找不到主题抓关键词语赏析句子。很多重点句的含义,往往是通过一、二个动词、形容词、副词...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