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即事诗四首(其二)》翻译 原文 赏析 评点 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

诗句网 13 0

红楼梦诗词鉴赏《大观园即事诗四首(其二)》夏夜即事

  夏夜即事

  贾宝玉

  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

  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

  琥珀杯倾荷露滑,玻璃槛纳柳风凉。

  水亭处处齐纨动,帘卷朱楼罢晚妆。

  这首《夏夜即事》中所叙情事的活动场所,仍然是在曹雪芹笔下精心创造的女儿们的王国——大观园里,重点是抒发夏夜幽情。

  首联首句即推出了一个生动的画面, “倦绣佳人幽梦长”,一个“倦”字点明了夏日昼长夜短,白天刺绣久了,自然困倦欲睡了。但是做着幽幽长梦的美丽的女子到底是谁?是泛指还是专指?专指又是指谁呢?如孤立地看这一句,当然有可能是泛指与宝玉接触较多、有资格进入他的诗作中去的女儿们。如果把范围缩小限制在宝玉的居处怡红院里,则亦可指他的贴身大丫头袭人、晴雯。袭人是宝玉房中侍女们的领袖人物,柔媚娇俏,雅善针黹,是幼时伺候贾母、后被派来服侍宝玉的,第三十二回中他曾向宝钗叙说“偏生我们那个牛心左性的小爷(指宝玉),凭着大的小的活计,一概不要家里这些活计上的人作。我又弄不开这些”,说明他为宝玉平时的衣着穿戴的活计而劳碌;又在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里,借宝钗之口夸袭人为宝玉绣的白绫红里的兜肚“嗳哟!好鲜亮的活计!”晴雯更是宝玉身边第一个俊俏丫鬟,“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象你林妹妹”(王夫人问凤姐语,见第七十四回),偏生是“性情爽利,口角锋芒些”(第七十七回宝玉在自己的母亲赶走了晴雯之后的怨语),她是个秀外慧中的女红能手,只从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就可见出她擅长刺绣的特点。如果说“倦绣佳人”不是丫头辈而是小姐,当然也可能是指大观园里十二金钗之佼佼者黛玉或宝钗。宝钗是那个时代富贵之家淑女的典范,不仅崇诗尚礼、满腹才华,而且留心针黹家事,所以在八十回《红楼梦》里凡是她单独出现之时,总是在做针线。如第七回写周瑞家的为寻王夫人往梨香院,“遂进里间来,只见薛宝钗穿着家常衣服,坐在炕里边,伏在小炕桌上同丫鬟莺儿正描花样子呢”;第八回写贾宝玉去梨香院探视宝钗之病,“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又在上述第三十六回写宝钗去怡红院,正值宝玉午睡正酣,宝钗称赞袭人的活计,后来袭人被王夫人传召去,宝钗“因又见那活计(白绫红里的兜肚)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替他代刺”。再说林黛玉,虽然是生就的一副气大了怕吹倒的柔弱体质;却也精善于针工,时不时地绣出个玲珑精品,如第十八回写宝玉与黛玉之间一次小误会时,“黛玉说:‘我给的那个荷包也给他们了?你明儿再想我的东西,可不能够了。’说毕赌气回房,将前日宝玉所烦他作的那个香袋儿,才做了一半,赌气拿过来就铰……宝玉已见过这香囊虽尚未完,却十分精工,费了许多工夫……”。综上种种,这诗中“倦绣佳人”的谜底到底是谁,似乎仍无定论,但再看看该联下句“金笼鹦鹉唤茶汤”就不难知道谜底不是别人,而应是自幼年入外祖母家(荣国府)就与宝玉亲密友爱,“言合意顺”,“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的、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才压群芳、娇如纤柳的林黛玉。为什么?自是与鹦鹉有关。鹦鹉,是鸟中之珍品,它外形喜人,圆头、钩嘴、舌大而软;且羽毛美丽,有洁白、赤红、大黄、碧绿等颜色;鹦鹉又善模仿人声,俗名鹦哥,富贵人家往往豢养取乐。这赫赫扬扬已历百载的荣、宁国府里当然会有不少鹦哥。但翻遍八十回《红楼梦》,提到“鹦哥”之处的也仅有三次:一次是第三回写黛玉刚进至荣国府,踏入一垂花门前落轿,扶着婆子的手,步入后院时,有这样一段文字:“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鹦鹉”二字一笔带过;再就是第四十八回里,宝玉在潇湘馆逗黛玉的玩话“说谎的是那架上的鹦哥儿”,这只是话中提到了“鹦哥”二字,虽未见其形听其声,但是说话地点是在潇湘馆里,宝玉的即兴趣语应该是有所见而随口开河的。唯独第三十五回里较细腻的写了鹦鹉的可爱形态,这个回目中写宝玉挨打之后,荣国府上下人等一批批川流不息地去看望他这个贾母的掌上明珠、命根子;黛玉独立在花阴下,冷眼看去:

  不觉点头,想起有父母的人的好处来,早又泪珠满面……呆了半日,方慢慢的扶着紫鹃(贾母赐给黛玉的贴身大丫头),回潇湘馆来。……不防廊上的鹦哥见林黛玉来了,嘎的一声扑了下来……仍飞上架去,便叫:‘雪雁,快掀帘子,姑娘来了。’黛玉便止住步,以手扣架道: ‘添了食水不曾?’那鹦哥便长叹一声,竟大似林黛玉素日吁嗟音韵,接着念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见黛玉《葬花词》)黛玉、紫鹃听了都笑起来。……黛玉便令将架摘下来,另挂在月洞窗外的钩上,……无可释闷,便隔着纱窗调逗鹦哥作戏,又将素日所喜的诗词也教与他念。”

  这一段极生动的文字,是全书仅有的用大量篇幅写黛玉与他心爱的鹦鹉。他的鹦鹉连诗都会念,唤茶叫汤的易事就更司空惯做了。联系书中这些情节形象,再来理解这首诗的首联句意,表达的当是:夏夜里宝玉身在怡红院内,心里系念放不下的却是林黛玉,他想象着潇湘馆里黛玉困倦入睡的情景竟自出了神。那么,这里的“倦绣佳人”便是前首诗中的“梦中人”了。

  由此,又引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春夜即事》中写他的“梦中人”,这里又写黛玉的“幽梦长”,联系起这部书的名字叫《红楼梦》,开卷第一回就是“甄士隐梦幻识通灵”;第五回写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里写王熙凤做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说他今日回去,故来别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等等,这都是梦中说梦,借梦写实、借幻说法、情里生情的笔法,是《红楼梦》与它书不同之处。那么这首诗中首联上句黛玉的“幽梦长”,到底是与什么内容有关的梦境呢?为什以竟值得宝玉在这里书写一笔呢?让我们看看第二十六回中“潇湘馆春困发幽情”的记述:

  宝玉信步走入(潇湘馆),只见湘帘垂地,悄无人声。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耳内忽听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西厢记》杂剧第二本《崔莺莺夜听琴》第一折莺莺的唱词)

  这一幕黛玉泄露了真情、偏偏又被宝玉偷听见的情景,必然印入宝玉的心头,也就是这样真实的生活素材使他在夏夜不眠之时,触起对黛玉的思念而把它伴着感情注入诗句。

  颔联、颈联“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琥珀杯倾荷露滑,玻璃槛纳柳风凉”都是写主人公眼前所见的景象,这时的宝玉已从首联的出神想象,回到了现实的怡红院内自己的居室。用对仗句式表现,可从铺叙中看到他生活之富贵奢华。诗意是:明亮的窗子射入皓月后,银辉满室,象打开了晚妆的宫镜,令人神爽;屋子里熏起了助人睡眠的檀香,烟雾袅袅,轻如云缕,扑鼻芬芳,象琥珀一样深黄透明的美酒佳酿散发着荷香,从玻璃般平滑光洁的绿色栏杆外送来了柳荫的凉风。在暑气未消的夏夜里,宝玉过的就是这般优闲而舒适的生活。这里“麝月”指月亮,典出南朝陈徐陵《玉台新咏·序》中“麝月共嫦娥竞爽”之句;“荷露”、“柳风”是夏日的实景,前者还可指代清香扑鼻的美酒; “宫镜”、“御香”、的“宫”、“御”二字本指皇宫中所用之物,在这里仅用以强调镜子与檀香的精美珍贵。此外,关于这两联对偶句还值得一提的是,偏巧又在两两相应的位置上出现了四个双音节词,“麝月”对“檀云”,“琥珀”对“玻璃”,极为工整,而且偏巧这四个词儿又是贾府的四个丫鬟的名字。于是就引出了对这四句理解的另一歧义,即:本来月照窗纱已经很亮,麝月又打开了晚妆的宫镜,檀云却早燃起芬芳的檀香让轻烟弥散屋中;琥珀捧来了荷香扑鼻的美酒入口滑润,玻璃偏耐不了微热到廊旁栏杆处,迎着柳林里吹来的风纳凉。这样一来,倒是从诗句里跳出来四名标致的女孩儿,热热闹闹地各司其事,这也很符合宝玉最喜“无事忙”,生成的一副喜聚不喜散的性格。尽管这四个女孩儿除了“麝月”是重要性仅次于袭人的宝玉的贴身大丫头外,“檀云”也是怡红院的侍儿,其名字见于第二十四、三十四,五十二等回;而“玻璃”却因书中有两个人都叫这个名字,一是贾母身边侍女(见第五十九回),一是唱正旦的芳官被分到怡红院当侍女后,宝玉为他取名“金星玻璃”,又简称为“玻璃”(见第六十三回)的,诗中的“玻璃”所指为谁,还在两可之间;此外,“琥珀”却是贾母身边仅次于鸳鸯的得力大丫头,他并不在大观园里供役使。然而,这毕竟还是宝玉在写诗,绝不可处处均以有无律之,随着诗人的兴之所之,天上地下尚可驰骋不息,何况《红楼梦》书中又确有此四个人名。更何况,这四个词儿在诗中对仗极工,在充当四个物事词的同时,又恰是四个人名,确乎又显示出作者运用语言的技法奇巧,更给这首诗增加了几分趣味。

  尾联“水亭处处齐纨动,帘卷朱楼罢晚妆”之句,是从室内之景转到室外,再次点明时间是夏夜。白天的暑气虽过,但余热犹未散尽,大观园里的女子们正摇动着细绢制成的团扇,让轻风吹拂着身上的绢衫绸裙,在亭边水畔乘凉。“处处齐纨动”,尽管看来有些夸张,还是不失其真的,因为据第五回书中,贾宝玉向警幻仙姑所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十二个女子?如今单我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女孩子呢”,荣国府里要是有几百个女子,那么大观园里也不占少数了,这样的话,纳凉队伍就很可观了。结尾一句言浅而意深:夜色深沉,暑气消尽,大观园内红楼之中的少女们开始就寝了,他们取下头饰、卸却晚妆,让灯光转暗,把窗帘高挑,让凉风把清爽送入,助人好梦幽长。恰与开篇处暗暗衔接,别有一番情趣。

  免费下载《大观园即事诗四首(其二)》翻译 原文 赏析 评点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评点:评点,文言文教学的传统方法之一。对作品的写作技巧和思想内容进行画龙点睛式的评论、指点。例如,评论立意选材、布局谋篇的优劣,指点遣词造句、技法风格的长短。要求评论中肯,言简意赅,一语破的,发人深省,能够培养鉴赏能力和写作能力。可以采取多种形式:眉评(亦称眉批),在竖排作品的上方写上评点文字;夹评,在作品行文中间插进评点文字;段评,在作品的每一个段落之后写上评点文字;旁评,在横排作品的旁边写上评点文字。评点的容量大,形式活,密切联系作品实际,激发人们积极思维。现代文教学,也可采取评点的方法。从方法上讲,评点的要义是对话,是交流,是再创造。评点作为对话,是读者与文本、与作者、与想像中的文本的其他读者...

  2、赏析:赏析,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shǎngxī,意思是欣赏并分析(诗文等),通过鉴赏与分析得出理性的认识,既受到艺术作品的形象、内容的制约,又根据自己的思想感情、生活经验、艺术观点和艺术兴趣对形象加以补充和完善。出自枕书《博物记趣·尼克松总统与冰糖莲》:“这是比较文学中的佳话,且让文学家去赏析,这里不说下去了。”修辞:①夸张②比喻③拟人④反问⑤排比⑥对偶......2:修辞手法的作用词句表现作者的什么思想感情现在在大学高中初中都要做赏析句子的题,可要怎么做好这一类题呢?现在我教大家几种方法,以便面对这种题时找不到主题抓关键词语赏析句子。很多重点句的含义,往往是通过一、二个动词、形容词、副词...

  3、林黛玉:林黛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的女主角。金陵十二钗正册双首之一,西方灵河岸绛珠仙草转世,荣府幺女贾敏与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之独生女,母亲贾敏是贾代善和贾母四个女儿里最小的女儿。林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贾宝玉的姑表妹、恋人、知己,贾府通称林姑娘。她生得容貌清丽,兼有诗才,是古代文学作品中极富灵气的经典女性形象。从小聪明清秀,父母对她爱如珍宝。5岁上学,7岁母亲早亡,10岁师从贾雨村启蒙。外祖母贾史氏疼爱幺女贾敏,爱屋及乌疼爱黛玉,10岁接到身边抚养教育,寝食起居,一如嫡孙贾宝玉。与11岁的贾宝玉同住同吃,吃穿用度都是贾母打点,自视地位在三春之上,实则只是隔一代近亲,因被王夫人的仆人最后一个送宫花...

  4、红楼梦:《红楼梦》,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一般认为前80回是清代作家曹雪芹所著,后40回作者为无名氏,整理者为程伟元、高鹗。小说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以富贵公子贾宝玉为视角,以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婚姻悲剧为主线,描绘了一些举止见识出于须眉之上的闺阁佳人的人生百态,展现了真正的人性美和悲剧美,可以说是一部从各个角度展现女性美以及中国古代社会世态百相的史诗性著作。《红楼梦》版本有120回“程本”和80回“脂本”两大系统。程本为程伟元排印的印刷本,脂本为脂砚斋在不同时期抄评的早期手抄本。脂本是程本的底本。《红楼梦》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