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焯·声声慢》原文赏析 荒苔綦迹,落叶诗声,孤檠听雨江关

诗句网 64 0

《郑文焯·声声慢》原文赏析

  秋雨酬瞻园同年

  荒苔綦迹,落叶诗声,孤檠听雨江关。寂寞鱼龙、沧波独放鸥闲。西风庾愁催赋,剩空园,栖老霜菅。念游旧,有词坛白雪、幕府青山。

  楚客悲秋何限。只斑斑竹泪,进付蕉弹。铜狄摩挲,曾歌汉月移盘。南云梦华重聚,荐吴尊,休泛衰兰。旷吟望,镇哀时相共岁寒。

  光绪三十四年戊申(1908)的一个秋夜,江关细雨霖霖、寒风瑟瑟,词人在孤灯残影下俯首沉思,追念旧游:三十年前,与同年张仲炘(瞻园)相逢时都是“承平俊侣”,而今老境重逢,已“换沧波身世”。谁知重逢又别,寂寞之中,词人写下本词,以赠张仲炘。

  词从自我索居寂寞写起: 门前足迹,长满荒苔; 屋外雨打门窗,落叶纷坠: 室内残灯孤影,词客独坐,黯然神伤。“綦(qí其)迹”: 脚印。李白《长干行》诗“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词意本此。“荒苔綦迹”写环境荒凉,友人去后人迹罕至,乃至门前行迹皆生荒苔。“落叶诗声”、“孤檠听雨”,烘托主体的孤独凄凉,与白居易《上阳人》“耿耿残灯背孤影,萧萧暗雨打窗声”之写人的孤独,同臻其妙。“诗声”,指秋风扫落叶之声和由此而引发的词客悲秋感兴、吟哦低唱之声。让人想见孤独词客在“孤檠”下摇首吟诗的情态。必须注意秋雨、落叶、孤灯等审美意象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积淀着特定的审美情趣,即不仅各自蕴含着主体孤独、凄凉的悲秋情绪,而且三种意象的组合又往往与留别赠友,怀念亲朋的情事相联。如南朝诗人何逊《临行与游赠别》诗: “夜雨滴空阶,晓灯暗离室”; 中唐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诗:“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 《喜见外弟卢纶见宿》:“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等写离别都写到灯、雨、落叶。本词有意选取“落叶诗声,孤檠听雨”的意象,是为切合酬赠同年友人的题意,其中也包含深厚的离情别意。“孤檠听雨江关”令人联想起黄庭坚《赠黄几复》诗的名句: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诗意说往年在桃李花开、春风和煦之时你我同举“一杯酒”,欢聚笑语,何等快意; 而别后十年,天各一方,奔走江湖,夜夜孤灯听雨,无由相会。“孤檠听雨江关”与“江湖夜雨十年灯”境界相似,而且黄庭坚与黄几复是同年,词人与张仲炘也是同年。本词化用黄诗用意,以寄托契阔之情,用事极为贴切。

  下句分写自我与友人的境况,仍然是用意象表现,但笔法一正一反。“寂寞鱼龙”是正面比况,词人自比秋冬蜇伏于江底的鱼龙。以示平居寂寞,语出杜甫《秋兴》“鱼龙寂寞秋江冷,故国平居有所思。” “沧波独放鸥闲”是反衬,独有沧波上的鸥鹭悠闲自得,自来自去,以反衬友人忙于尘事,无暇来与己同聚。“鱼龙”二句包含着未曾明示的心迹: 自我独居无聊,便思念同年前来对床夜话;但友人未来,又自我开释: 同年事多抽身不得,不似沧波上的鸥鹭那样闲暇。

  思友不得,而室外秋风又起,推窗一望,庭园空空荡荡,唯有霜侵露打的菅草在寒夜西风中摇曳挣扎。词人又触景生情,由“栖老霜菅”不由得想起自己“栖老”“江关”,漂泊江南的身世来,愁苦倍增。作者又用侧笔,借“庾愁催赋”来写自我的愁思。庾赋指庾信的《伤心赋》: “悲哉秋气,摇落变衰。魂兮远矣,何去何依。望思无望,归来不归。”词人流落“江关”,故乡在北方,也是“归来不归”。“念”字另提一意,追忆当年为“承平俊侣”时的快意,聊尉眼前的寂寥。当年风华正茂,驰骋词坛,放歌阳春白雪,畅游幕府青山。“幕府青山”句,指二人同游南京情事,幕府山在南京城北、濒临长江。

  但社会现实和自我身世都是“今非昔比”,承平往事的追忆只能引起更多的感伤。此际抚今思昔,更是“悲秋无限”。“楚客”,指首开悲秋先河的宋玉。词人流落南方,故以自况。“斑斑竹泪”,用舜帝死于洞庭之野,其妃娥皇女英追至,泪洒湖竹,竹尽斑点的故事,借以抒发自我的悲怆。“蕉弹”,指蔡邕所制的焦尾琴。过片三句说,悲哀时节,人生的各种忧患、悲哀一齐涌上心头,但“何限”的悲秋之苦“只”能一洒热泪、借琴抒恨而已。郑文焯善弹琴,平居“左琴右书”,故“迸付蕉弹”是写实。或许写此词时,他真的在弹琴抒恨呢

  “铜狄”二句,进一步写足“悲秋”之情。之所以“悲秋何限”,不仅是朋友的别离,还有王朝没落衰亡之恨。“铜狄”,汉武帝捧露盘铜人。汉朝灭亡后,魏明帝派人把铜人从长安移到了洛阳。李贺曾为此而作《金铜仙人辞汉歌》,诗有“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之句。“歌汉月移盘”本此,而借指清王朝的衰亡没落。此时“神州沉陆”,“京国旧居如驿”(《霜花腴》“过江旧客”) ,故词接着说,飘泊江南,日夜梦想在京华“重聚”,但国事如此,个人已无欢乐可言,即使“重聚”,也千万不要同泛兰舟举杯相属,以免引起对往日俊游的忆恋,更增强眼前的痛苦。象郑文焯这类风雅文人,故友重逢时,常常是“木兰之栧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而今却告诫说“重聚”时“休泛衰兰”,这就深层地表现出王朝没落之际他们“生气已尽”,“不如无生” 的心理。“南云”,飘荡于南方的浮云,词人自况。“梦华”,即梦忆京华。“兰”是“兰桨”、“兰舟” 的省文,没落时代,万物皆衰,故以“衰兰”指船,同时也隐含李贺诗“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悲戚之意。结句的“共”字,挽合双方,说从此彼此相望,在“岁寒” “哀时” 共渡余生。“镇”,总是,尽是之意。“岁寒”,既指本年时令,也是衰亡时代的象征。

  词的情感线索是,在“江关听雨”的氛围中,自伤寂寞,故怀友、盼友,而友人被尘事缠身,不能前来,而户外秋风又催人愁。于是追念往昔的狂游得意,希图得到点慰藉。但“神州沉陆”,国事不堪,往日的游乐正如华胥之梦,而今旧梦难温。虽盼望着重聚,但今后皆是“岁寒”时节,再也不可能有“桃李春风一杯酒”般的快意了。全词依此心灵的轨迹来选择意象,安排结构。词的立意甚高,将对国事的感慨与朋友私情打成一片,突破酬赠之作只抒个体情谊的局限。全词多次化用前人诗句,而浑化无痕。叶恭绰说“叔问先生,沈酣百家,撷芳漱润,一寓于词,故格调独高”(《广箧中词》二)。确是的评。

  免费下载《郑文焯·声声慢》原文赏析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声声慢:声声慢,词牌名,又名“胜胜慢”“人在楼上”“寒松叹”“凤求凰”等。此调最早见于北宋晁补之词,古人多用入声,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以晁补之、吴文英、王沂孙词为正体,格律有双调九十九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八句四平韵等,另有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等五种变体。仄韵者以高观国《声声慢·壶天不夜》为正体,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四仄韵。另有双调九十九字,前后段各十句、四仄韵等五种变体。此调风格缓慢哽咽,如泣如诉,多写愁苦忧思题材,代表作品有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等。声声慢,最早见于北宋晁补之笔下,词名《胜胜慢》,其题序云“家妓荣奴既出有感”,说明是为他的家妓荣奴...

  2、赏析:赏析,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shǎngxī,意思是欣赏并分析(诗文等),通过鉴赏与分析得出理性的认识,既受到艺术作品的形象、内容的制约,又根据自己的思想感情、生活经验、艺术观点和艺术兴趣对形象加以补充和完善。出自枕书《博物记趣·尼克松总统与冰糖莲》:“这是比较文学中的佳话,且让文学家去赏析,这里不说下去了。”修辞:①夸张②比喻③拟人④反问⑤排比⑥对偶......2:修辞手法的作用词句表现作者的什么思想感情现在在大学高中初中都要做赏析句子的题,可要怎么做好这一类题呢?现在我教大家几种方法,以便面对这种题时找不到主题抓关键词语赏析句子。很多重点句的含义,往往是通过一、二个动词、形容词、副词...

  3、寂寞:寂寞是一种介于孤独、落寞之间的思绪。当个人离开群体不久后,就会有一种特有状态,这种状态叫寂寞。寂寞是源于心里的一种无奈。寂寞不仅是由于一个人的孤单,更多时候是思念一个人的惆怅。寂寞虽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孤单,但并不代表在人多的时候就不会感到寂寞,如人在他乡,或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异乡人,往往也会有一种寂寞感,寂寞是一种心境。【拼音】jìmò【注音】ㄐㄧˊㄇㄛˋ【英译】Lonely【词性】形容词【近义词】孤寂、孤独、孤单【反义词】热闹、喧闹、充实【中庸的】;昂扬【极端的】。(1)∶冷清孤单;清静。寂寞难耐(2)∶静寂无声。冷清孤单;清静。空虚无物。《吕氏春秋·审分》:“是故於全乎去能,於假乎去事,於...

  4、黄庭坚:黄庭坚(1045年6月12日—1105年9月30日),字鲁直,乳名绳权,号清风阁、山谷道人、山谷老人、涪翁、涪皤、摩围老人、黔安居士、八桂老人,世称黄山谷、黄太史、黄文节、豫章先生。宋江南西路洪州府分宁人(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人。祖籍浙江省金华市。北宋诗人黄庶之子,南宋中奉大夫黄相之父。北宋大孝子,《二十四孝》中“涤亲溺器”故事的主角。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江西诗派开山之祖。黄庭坚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游学于苏轼门下,合称为“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的诗,被苏轼称为“山谷体”。黄庭坚的书法独树一格,自成一家,他和北宋书法家苏轼、米芾和蔡襄齐名,世...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