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芭蕉叶上诗句汇编80条 疏雨池塘见,微风襟袖知

诗句网 25 0

古诗词南歌子原文鉴赏

  南歌子〔宋〕贺铸

  疏雨池塘见,微风襟袖知。阴阴夏木啭黄鹂,何处飞来白鹭、立移时。

  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日长偏与睡相宜,睡起芭蕉叶上、自题诗。

  【注释】(璞如子)

  ①疏雨池塘见──疏雨:零散飘落的细雨。此句描写:零散飘落的雨点,只有在池塘水中溅出的波纹上才看得到。笔在细微之处独见功夫。

  ②微风襟袖知──细微的风丝儿,只有衣襟与袖口能够感知。此句与上句对仗,依然是在景物细微之处落笔。

  ③阴阴夏木啭黄鹂──阴阴:浓荫。夏木:泛指夏天的树木。啭黄鹂:黄鹂啼啭。此句静中有动。

  ④立移时──立:停立。移时:片刻,一会儿。

  ⑤扶头──原指入醉后以手掺头之态,又指味浓醇烈的酒。后来“扶头”二字常被诗人用来说酒。

  ⑥难逢敌手棋──难以逢遇与自己堪称敌手的人下棋。

  ⑦日长偏与睡相宜──夏日天长,正好与没事睡觉相适宜。偏:恰好,正好。相宜:相适宜。

  【赏析】(赵木兰)

  贺铸出身于没落贵族家庭,是孝惠后的族孙,且娶宗室之女。但他秉性刚直,不阿权贵,因而一生屈居下僚,郁郁不得志。这种秉性,这种身世际遇,使他像许多古代文人一样,建功立业的胸襟之中,常常流走着痛苦、孤寂、无奈的波澜。这种心绪时时反映在他的词作中,《南歌子》便是一例。

  此词以常见的写景起手。“疏雨池塘见,微风襟袖知。”“见”,知觉的意思,可与第二句的“知”字互证。疏雨飘洒,微风轻拂,一派清爽宁静。这景致并无多少新奇,到是“见”“知”二字颇见功力。作者不仅以抒情主人公的视角观物,而且让大自然中的池塘观物,池塘感到了疏雨的轻柔缠绵,于是池塘也有了生命力。便是主人公观物,这里用笔也曲回婉转,不言人觉,而言袖知,普普通通的景物这样一写也显得生动形象,神采飞扬了。其实贺铸这两句原有所本,语出杜甫《秋思》诗“微雨池塘见,好风襟袖知。”接下去两句化用王维《积雨辋川庄作》的诗句和诗意。王诗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宽阔的水田里白鹭飞翔,繁茂幽深的树丛中黄鹂啼鸣,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自由而宁静的。王维描写了优美宁静的田园风光,抒写了自己超脱尘世的恬淡自然的心境。贺铸直用了“阴阴夏木啭黄鹂”一句,又化用了“漠漠水田飞白鹭”一语。不过仔细品味,这白鹭之句,贺词与王诗所透露出来的心绪还是有所不同的。王诗是一种带有佛家气息的宁静;而贺词云“何处飞来白鹭,立移时。”似乎在说,什么地方飞来的.白鹭哟,怎么刚呆了一会儿就走了。这“何”字,这“移时”,轻轻地向我们透露着主人公的一种心境,他似乎在埋怨什么,在追寻什么,在挽留什么……。字里行间飘溢出的是一种孤寂和无奈。而且这上片结句不仅写景,在结构上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使上下片之间暗脉相接。

  下片进入对日常生活的描写。“扶头酒”,即易醉之酒。唐代姚合《答友人招游》诗云:“赌棋招敌手,沽酒自扶头。”贺铸的“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化用其意写自己饮酒下棋的生活。喝酒易醉;下棋,对手难逢,这字里行间蕴含着的仍然是一种百无聊赖的心绪。于是便有结句“日长偏与睡相宜。睡起芭蕉叶上、自题诗。”夏日长长,无所事事,最适合于睡觉。睡起之后,只管在芭蕉叶上自题诗,自取其乐。这之中透露着的是一种自我嘲解,自我调侃。其实这两句词也有所本。欧阳修《蕲簟》有句云:“自然唯与睡相宜。”方干《送郑台处士归绛岩》有句云:“曾书蕉叶寄新题。”下片内容并不复杂,无非是饮酒、下棋、睡觉、题诗等文人的生活琐事,可是借助于“易解”“难逢”“偏”“相宜”“自题诗”等字眼,我们还是清清楚楚地感到了作者的孤寂和壮志未酬的愤懑不平。

  贺铸是以善于点化前人诗句而着称的,而此篇句句点化,且又丝丝入扣,浑然天成,实在是难能可贵。

北宋词人秦观《南歌子》原文鉴赏

  《南柯子/南歌子》

  年代: 宋 作者: 秦观

  霭霭迷春态,溶溶媚晓光。不应容易下巫阳。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瞥然飞去断人肠。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南歌子·霭霭凝春态》

  年代: 宋 作者: 秦观

  霭霭凝春态,溶溶媚晓光。

  何期容易下巫阳。

  祗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

  瞥然归去断人肠。

  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南歌子·愁鬓香云坠》

  年代: 宋 作者: 秦观

  愁鬓香云坠,娇眸水玉裁。月屏风幌为谁开。天外不知音耗、百般猜。玉露沾庭砌,金风动琯灰。相看有似梦初回。只恐又抛人去、几时来。

  《南歌子·玉漏迢迢尽》

  年代: 宋 作者: 秦观

  玉漏迢迢尽,银潢淡淡横。梦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

  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水边灯水渐人行。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

  【注释】

  此词以清新优的格调和情致,描写情人晨起离别的情景。

  起两句写别离的时间:黎明时分,夜漏将尽。着“迢迢”二字,透出此夜时间之长 。银潢,即银河。

  天亮前银河逐渐暗淡西斜 ,故说“淡淡横”。两句写别前之景,都暗暗传出离人对长夜已尽、别离在即的特定时间的心理感受,虽是景语,但情致自出。

  “梦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 。”两句补叙 ,说明前两句所写的情景是梦回时所见所闻。

  因为伤离惜别,夜来借酒遣愁 。清晨为邻鸡催醒时,宿酒尚未全醒,朦胧中听到漏声迢递、看到银河西斜,不免有“怕天明”之感 。“怕”字贯串整个上片,点醒伤离者的`特殊心态。离别的人最怕别时的到来,而邻鸡并不解离别者的心理,照旧天未明即啼鸣,这在离人听来,便不免觉得它叫得特别早,而带有催人起程之意了 。“未”、“已”二字,开合相应,巧传离人心曲。

  过片“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两句接上“梦回” ,从残妆在臂、宿泪盈襟写出夜来伤离的情景。

  而晨起看到昨夜伤离的泪痕,触绪伤怀之情可想。这是从今晨所见写出昨宵,又从昨宵暗示出今晨的惜别。

  结拍“水边灯火渐人行,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两句,写临行时所见,镜头由室内转向室外:水边沙上,早起的行人已经三三两两地打着灯笼火把在匆匆赶路,天宇之上,繁星已经隐没,只有一钩残月带着三星寂寥地点缀着这黎明时分的苍穹,照映着早行的人们。这两句写景清疏明丽,宛如图画,而且带有晨起征行所特具的情调气氛。前一句写离别的人眼中所见的早起征行情景,其中既隐隐透出自己即将启程的迫促感,又带有对征行的某种新鲜感,感情并不沉重。

  后一句所描绘的景物虽带有清寥意味,但景物本身又带有一种清疏明洁的美,语调也显得比较轻快。

  全篇写景抒情,虽有感伤,但并不沉重,充分体现了作者情致清新、格调明快的独特风格。

  《南歌子·香墨弯弯画》

  年代: 宋 作者: 秦观

  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人去空流水,花飞半掩门。乱山何处觅行云。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

  【注释】

  此词当为词人前期作品。词中先写女子盛妆与待人的情景,再写她待人与失望的情怀。

  上片工笔重彩,写女子晓妆或午妆 。“香墨弯弯画 ,燕脂淡淡匀”,虽未直说是画眉、搽脸,但可以从“画”且“弯弯 ”,和“匀”与“燕脂”中体会得出 。“画”与“ 匀 ”都运用得精当,而“弯弯”与“淡淡”叠字从音情、形色又配合恰好。由于口红只是圆圆地涂在唇上 ,故只消着一“点”字便妙。“揉蓝衫子杏黄裙”一句却不用一个动词,不仅省炼,而且还能传达一种仔细上下打量的神情。这里运用了一连串的颜色:“香墨”、“燕脂”、“揉蓝”、“杏黄”、“檀”等,将画面渲染得浓丽鲜妍 。运用动词,巧妙设色,不但显出作者绝妙文采,而且写出梳妆者的精心着意。接下来“独倚”一句使这幅美人图获得画图难足的意态。既然是“独”,却用心打扮 ,不知她“谁适为容”,可见画外分明还有一个人在。“独倚玉阑”的女子看来是在等待 ,“无语”二字意味深长,这一位盛妆的佳人仍存一线希望,虽然盛妆掩饰不住她内心的空虚。

  过片好象一幅写意的暮春黄昏图景,上片已露端倪的情事,在这里处处有发展,有关合 。“人去”二字紧连上文,可见那人的确是远走了。阑外空有“流水”,流水悠悠长逝,似乎象征那人的薄幸。风扬“花飞 ”,是残春光景,又给人以美人迟暮的暗示。门儿“半掩”而不深闭,似乎为谁半开着,又恰是女子不能断念的心情的一个写照。由于心烦意乱,移情于物,群山便成“乱山”。水流,花飞,云行 ,真见得风流云散 。这几句俱有比兴意味,而末句则直赋眼前景:“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 。”看似用笔直写,实则字字叹息 。“又是”二字道出这样的等待、这样的失望远不止是一次,怨情溢于言表。

  这首词移情于景,情景惨淡 ,微怨尽在不言中。

  全词写人亦写景,写景亦写人,上下连贯,意脉相通,浓墨重彩地表现了女子期待、焦虑、失望的心态。

  南歌子秦观

  南歌子

  秦观

  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

  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

  人去空流水,花飞半掩门。

  乱山何处觅行云?

  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

  秦观词作鉴赏

  此词当为词人前期作品。词中先写女子盛妆与待人的情景,再写她待人与失望的情怀。

  上片工笔重彩,写女子晓妆或午妆。“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虽未直说是画眉、搽脸,但可以从“画”且“弯弯”,和“匀”与“燕脂”中体会得出。 “画”与“匀”都运用得精当,而“弯弯”与“淡淡”叠字从音情、形色又配合恰好。由于口红只是圆圆地涂唇上,故只消着一“点”字便妙。“揉蓝衫子杏黄裙” 一句却不用一个动词,不仅省炼,而且还能传达一种仔细上下打量的神情。这里运用了一连串的颜色:“香墨”、“燕脂”、“揉蓝”、“杏黄”、“檀”等,将画面渲染得浓丽鲜妍。运用动词,巧妙设色,不但显出作者绝妙文采,而且写出梳妆者的精心着意。

  接下来“独倚”一句使这幅美人图获得画图难足的意态。既然是“独”,却用心打扮,不知她“谁适为容”,可见画外分明还有一个人。“独倚玉阑”的女子看来是等待,“无语”二字意味深长,这一位盛妆的佳人仍存一线希望,虽然盛妆掩饰不住她内心的空虚。

  过片好象一幅写意的暮春黄昏图景,上片已露端倪的"情事,这里处处有发展,有关合。“人去”二字紧连上文,可见那人的确是远走了。阑外空有“流水”,流水悠悠长逝,似乎象征那人的薄幸。风扬“花飞”,是残春光景,又给人以美人迟暮的暗示。门儿“半掩”而不深闭,似乎为谁半开着,又恰是女子不能断念的心情的一个写照。由于心烦意乱,移情于物,群山便成“乱山”。水流,花飞,云行,真见得风流云散。这几句俱有比兴意味,而末句则直赋眼前景:“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看似用笔直写,实则字字叹息。“又是”二字道出这样的等待、这样的失望远不止是一次,怨情溢于言表。

  这首词移情于景,情景惨淡,微怨尽不言中。全词写人亦写景,写景亦写人,上下连贯,意脉相通,浓墨重彩地表现了女子期待、焦虑、失望的心态。

  免费下载题芭蕉叶上诗句汇编80条

拓展阅读

  说明:以下内容为本文主关键词的百科内容,一词可能多意,仅作为参考阅读内容,下载的文档不包含此内容。每个关键词后面会随机推荐一个搜索引擎工具,方便用户从多个垂直领域了解更多与本文相似的内容。

  1、芭蕉:芭蕉(学名:MusabasjooSiebold)是芭蕉科、芭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高可达4米。叶片长圆形,先端钝,叶面鲜绿色,有光泽;叶柄粗壮,花序顶生,下垂;苞片红褐色或紫色;雄花生于花序上部,雌花生于花序下部;离生花被片几与合生花被片等长,顶端具小尖头。浆果三棱状,长圆形,具棱,近无柄,肉质,内具多数种子。种子黑色,具疣突及不规则棱角。原产琉球群岛,中国台湾可能有野生,秦岭淮河以南可以露地栽培,多栽培于庭园及农舍附近。芭蕉的叶纤维为芭蕉布的原料,亦为造纸原料,假茎煎服功能解热,假茎、叶利尿,花干燥后煎服治脑溢血,根与生姜、甘草一起煎服,可治淋症及消渴症,根治感冒、胃痛及腹痛。(概述图参考...

  2、作者:一般指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创作者,有时也指某种理论的创始人,或某一事件的组织者或策划者。在苏联、法国、联邦德国、西班牙等国的版权法中,作者指通过自己的独立构思、运用自己的技巧与方法,直接从事文学、艺术创作活动,并产生出体现创作者个人特性的作品的自然人,其中包括小说家、诗人、散文作家、剧作家、作曲家、歌词作家、记者、画家、书法家、雕刻家、工艺品设计师、建筑设计师、摄影家、翻译家、计算机程序编制者等。美、日等国的版权法也承认法人为作者。【词目】作者【拼音】zùozhě【英文】anauthor;awriter∶文章的写作者;艺术品的创造者。∶创始之人。创始之人。礼记《礼记·乐记》:“作...

  3、女子:女子,汉语词汇,拼音为nǚzǐ,意思是指的是女性,性别为女的人类;女儿。女性。未嫁的女子。女儿。《诗·鄘风·载驰》:“女子善怀,亦各有行。”《后汉书·五行志·五》:“武陵充县女子李娥,年六十馀,物故。”唐韩愈《秋怀诗·之三》:“丈夫意有在,女子乃多怨。”明罗贯中《三国演义》第八回:卓方食,布偷目窃望,见绣帘内一女子往来观觑,微露半面,以目送情。明张居正《女诫直解》:“虑民间女子,未闲姆训。”明冯梦龙《东周列国志》第三回:“当时宣王大祭之夜,梦见美貌女子,大笑三声,大哭三声,不慌不忙,将七庙神主,捆著一束,冉冉望东而去。大笑三声,应褒姒骊山烽火戏诸侯事。”清李渔《凰求凤·避色》:“我...


标签: 诗词鉴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